地狱还是天堂 - 地狱还是天堂

  一间不大的办公室,坐着一个忙忙碌碌的年轻人,办公室裏已经空空蕩蕩了
只剩下他一个人在加班,案几上的文件已经堆的比他人还高了,尽管时间已经过
了晚上8 点,可看他埋头苦干的样子,好像还要很久才能结束。

    门口,昏暗的灯光,在公司名称下面劈裏啪啦的跳着,映着上面公司的名称
——飞翔科技有限公司这个年轻人叫林峰,当初报誌愿的时候没听从父亲给他的
选择,处于叛逆期的他选了一个相当冷门的专业,等到大学毕业的时候,才知道
找工作的艰难,悔不当初的紧,可毕竟木已成舟,无奈只能接受现实。

    虽然大学是顶尖的大学,可就是找不到好工作。他又不想依靠家裏父母的关
係,回到老家去考一个公务员混一辈子,他离不开文婉,他大学谈了三年的女朋
友,他们从大二相识,到大三相爱,直到现在,已经快四年了,虽然工作很辛苦,
可老板还算大方,给他开的工资也算是这个城市的中上等了,至少靠着这份工资
养活那个时候的文婉,还是很轻松的。

    寂静的办公室突然响起了「叮铃铃」手机铃声,年轻人看着自己女朋友的头
像在上面高高闪耀着,苦笑着摇头打开手机看看她準备说什幺。

    「老公,你还没下班吗?」

    林峰对着桌子那些堆叠的文件拍了张照片,发了个郁闷的表情过去「老婆,
今天恐怕我要加班到很晚了,该死的老板,简直把我当牛一样使了。」

    「老公,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又升职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女朋友高兴雀
跃的声音。

    林峰已经不知道说什幺好了,文婉自从毕业后进了那个评估公司,屁股下面
就跟坐了火箭似的,才不过短短两年时间,就从一个小职员杀到了副经理的位置,
现在再升一级,那就是经理了。想想大学时,都是自己花钱养着女友,林峰的心
裏稍稍有些不平衡了。

    「恭喜你,乖老婆!」林峰顺着自己的心情发了一个鬼脸过去。

    看着那个顺着恭喜发来的鬼脸,体贴的文婉知道她的男人有些吃味了,这几
年两个人的收入越来越不平衡,虽然林峰依旧好面子的不让她负责家裏的开支,
可那在她面前越来越灰暗的神色,才代表了他真正的心情。

    文婉也是真的没有办法,她之所以升的这幺快,还不是赶上现在房地産的热
潮,有人炒房,有人卖房,有人要抵押房産,就少不了她们评估公司出马,在自
己的努力和亲人的帮助下,公司的业绩也就如火上浇油似的,蹭蹭的不住上涨,
老总给她升职加薪,她总不能说不要吧,那不是傻子幺!

    理解男朋友那酸溜溜的心情,文婉知道这个时候什幺都不说才是最好的选择,
于是扯开话题道:「老公,你还在公司吗?她们给我庆祝完了,我过来找你吧!」

    林峰看了看手机,再看了看面前如山的文件,回複道:「你过来吧,我还要
等会呢,至少得把这个弄完才能下班。」

    两个人的公司原本就不远,文婉得到林峰的同意,打了个车几分锺就到了林
峰的公司,看着埋头工作的男朋友,文婉还是有些心疼的,轻手轻脚的走上前去,
给他捏了捏肩膀。

    林峰感觉到了女朋友的到来,那个在自己肩膀揉来捏去的小手,自己很是熟
悉。回头伸手将她搂在自己怀裏,找到那个自己想了一天的小嘴,吻了上去。

    文婉也激烈的回应着男朋友的热情,感受到屁股下面那个火热的东西,脱开
了男友的热吻,喘息着说道:「老公,你……你先工作,我们回家再……」

    林峰一听也只能放开了正在上下卡油的坏手,苦笑着继续埋头工作。文婉则
拖了一个凳子过来,躺在林峰的腿上,掏出手机在玩着。

    「老公,我们谈了好几年恋爱了,我爸妈他们想见见你!」文婉装作不经意
的说起。

    「额……额……老婆……我事业现在还是这样……你爸妈会不会看不起我!」
林峰支支吾吾的说道。

    「傻老公,我们两个一起奋斗啊,而且你那幺聪明,怎幺会一直就这样啊,
我可是很看好你的未来啊,你还记得我们上学发生的那件事吗?如果不是你帮我
摆平,我可真不知道要怎幺办了。所以就凭你的聪明才智,你早晚能出人头地的。」
文婉由衷的说道,这也是她死心塌地的跟着林峰的原因。

    其实她闺蜜早就劝她另外找一个男朋友,反正现在的社会换男人跟换衣服一
样轻松,只是文婉一直不同意罢了。从相知到相爱,她跟林峰经曆了那幺多的事
情,又岂是一句简单的离开能解决的。

    头枕着男朋友的腿,后脑勺就能感受到那个凸起紧紧顶着自己的东西,这也
是文婉离不开林峰的另一个理由,虽然这个大家伙最近几年因爲主人忙碌少弄了
自己几次,可上大学的时候每次都弄的自己欲仙欲死才罢休的。自己也从一个清
纯的小姑娘变成了见到大鸡巴就开始流水的敏感少妇。

    再接着想下去,就是那次林峰的帮忙才让自己躲过那个人的魔爪,因此自己
才不可救药的爱上他,崇拜他,她又不光盲目的崇拜着他,更爲他的机智和头脑
深深的折服,尽管那个家伙后面越来越荒唐,可自己依旧是言听计从。想想那个
被他们折磨的快要疯掉的老头,文婉的嘴角慢慢的渗出了些微笑,脸也稍稍的红
了起来。哎,还是大学的生活好,无忧无虑,唯一需要满足的就只剩下林峰那无
止境的欲望和奇奇怪怪的坏点子而已。

    想到这文婉就有些想要了,可刚才是自己阻止林峰跟自己亲热,不由得有些
上下两难,正思考呢,林峰伸了个懒腰,他忙完了。

    「老婆,我什幺时候去你家?」林峰望着巧笑嫣然的女朋友,问道。

    「就这个星期天呗,不过……老公……我……我一直没告诉你……那个……
那个……」文婉有些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应该怎幺跟林峰说。

    「怎幺了宝贝,有什幺话你直说啊!」

    「我……我对你撒谎了……我以前告诉你我父母是公务员……我没说实话…
…其实……其实我妈是我们市住建局的局长!」

    「哎呦!我的好宝贝还是个官二代啊!哈哈!」林峰在旁边哈哈大笑,其实
他早就猜到女朋友的家裏有人当高官,只是不知道具体是什幺职位罢了。毕竟两
个人相识那幺久,文婉又有些大大咧咧的,总会有些马脚露出来,只是她既然不
愿意说,他也就没追问。

    「嗯……嗯……你不会埋怨我吧!老公!」

    「傻姑娘,你妈是你妈,你是你,你就算没有那幺显赫的家世,我一样还是
爱你啊!你看我不也是没靠着家裏!」

    文婉心裏对男朋友的话还是表示赞同的,大学的时候就知道林峰的家底不薄,
毕竟自己的花费在那裏放着,一年下来小几万的开支,一般的穷学生也确实负担
不起,于是开心的在林峰脸上狠狠啄了几口,表示欣赏。

    出了公司大门,林峰拉着文婉坐上了他的小电动车,两个人租的房子离他们
工作的地方原本就很近,电动车骑上个十几分锺也就到地方了。

    只是坐在电动车后座上,文婉那颗跳动的心就有些想使坏了,搂着林峰腰部
的手渐渐的滑向了他裤裆的位置,慢慢的揉着。

    林峰回头看了看女朋友,心底裏很是开心的笑了笑,上大学时候的那个腼腆
小姑娘,已经被他调教的跟个蕩妇一般了,想想那个时候她在他面前脱个衣服都
要摸着黑躲被窝裏,自豪的心情也是悠然而起。

    不过市区的马路,虽然黑了些,人却并不少,两个人也没敢再做什幺更夸张
的事,可远没有在大学的时候来的放浪了。

    林峰想起大学毕业的时候,他们两找了个借口多在学校住了几晚上,说是找
到房子才从学校宿舍搬出去。他拉着文婉两个人,从学校的这头,走到学校的那
头,两个人光着屁股拍下了很多疯狂的照片,那是两个人认识几年来最疯狂的一
回,文婉也是从一开始的扭扭捏捏,到后面的放浪形骸,到最后更是主动拉着他
去暴露,去拍照,说是能给她带来强烈无比的刺激。

    想到这,林峰使劲的加了加油门,他被身后的小妖精抓的也有些受不了了,
得赶紧沖回到家去把她就地正法。

    一进家门,林峰就把文婉掀到了沙发上,擡高她的职业套裙扒开内裤就舔了
上去,那混杂着汗味且微微有些腥臊的体液,直接沖入了林峰的口腔,可他就爱
这个味道。

    林峰饑渴的吮吸着那水盈盈的蚌珠,舌尖刮过肉蚌的每一道缝隙,滴滴的粘
液顺着嘴唇与舌尖,在灯光的闪耀下,亮着银光。

    文婉抱着林峰的头,两条腿使劲的夹着,好像不这样不能够得到那终极的快
感一样,屁股也随着林峰的舌头,前后的晃动,嘴裏不住的发出些销魂的声音「
哦……哦……啊……啊……老公……老公!」

    积攒了一路的欲望,随着那个不住钻营的舌头,渐渐的释放了出来,越来越
多的水顺着屁股从菊花一路向下,滴到了沙发上。喷涌而出的水流,打断了林峰
的动作,他爱怜的将女朋友的阴蒂含在嘴裏,任那股热潮,噗嗤噗嗤的不住喷洒
在他的身上。

    「老公……还是你疼我……知道怎幺才能让我舒服……我爱死你了!」

    「宝贝婉儿,你是舒服了,可我还憋着呢!」年轻人边说边脱去自己身上的
衣服,将胯间的巨物掏了出来。涨的通红的龟头在脱出内裤的瞬间就弹了起来,
上面的青筋更是如巨龙一般围绕着整个肉棍,密密麻麻的盘了好几圈,似的原本
就粗壮的阴茎更加的雄伟了。

    文婉看着男人的巨物,含笑着将龟头含进嘴裏吞吐着,早就已经熟练了男人
的巨大,因此动作看起来很是熟练。

    「婉儿,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舔了,想想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都只是伸出舌
头糊弄几下就完事了,现在好像都吃不够一样了哈哈!」

    听到心爱男人的调戏和夸赞,文婉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经过男人几年的调
教,如今的她脸皮早就厚的跟城墙拐角一样厚了,又怎幺会介意这些。

    想想当初因爲跟男朋友玩的太疯,导致下面红肿了好几天,那个当大官的母
亲还带着她东看医生西看医生,弄的她都不知道跟医生说什幺,好在母亲带她看
的医生也算通情达理,虽然安慰她母亲是简单的摩擦水肿,可背着母亲看她那满
脸的笑意,就让那个时候的她明白医生已经什幺都知道了。

    也不知道事后那个医生有没有跟母亲说了什幺,毕竟母亲也是过来人,不过
这就不在文婉的考虑範围之内了,她真的离不开林峰的大鸡巴了,更离不开他那
些奇奇怪怪的坏想法,虽然每次那些坏主意都让自己害羞的不能自已,可却每次
都能带给她不一样的强烈高潮。

    「宝贝婉儿,你妈喜欢什幺东西啊,你爸那边我打算给他买个飞利浦刮胡刀,
就是阿姨那裏难伺候些,送便宜了怕妈看不上眼,太贵的我也买不起,一些敏感
的送给情人的那种又不合适。」

    「唔……唔……」文婉使劲把男朋友的阴茎在自己嘴裏摩擦了几下,才松开
口继续说道:「老公,没必要那幺见外啦,我妈是最疼我的,你只要心疼我,她
不会介意的啦!你就随便买条项链给她就好了。」

    「行,那你明天陪我去挑一条!」林峰答允道。

    「嗯……嗯……你明天不用加班吗?」文婉擡起头问道。

    「明天我白天拼拼命吧,老婆你的事最大啊,我可是要娶你当老婆的哦!」
林峰轻轻的抚摸着文婉的头说道。

    文婉擡起头看着温情满满的男朋友,又看了看那个还硬在自己脸上的鸡巴,
重新将它吃紧嘴裏,卖力的给男朋友服务着。嘴巴忙着,两只手也没閑着,文婉
早就练出了一边吃鸡巴一边脱衣服的本事,甚至都快成爲一种本能了。

    不这样也没办法,帮林峰吃鸡巴让他爽的同时,也是在缓解自己身体的压力,
林峰实在是太厉害了,那个东西本来就大,做的时间还长,每次不弄自己个把小
时都不算完,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林峰都是等她高潮完,手动射出来,现在经
过他不断的调教,总算在嘴巴跟屄并用的情况下勉强能让他射出来了。

    至于林峰一直要求的菊花,文婉想起那次试验的后果,到现在依旧能回忆起
那时候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

    口水顺着嘴角慢慢的滴到了文婉美丽的胸脯上,那如圆碗倒挂的美丽胸脯一
点都没有下垂,乳头还是少女的粉红色,高高的挺立在那圆润的最高点,因爲激
动更是翘起挺立在那,显示着女主人此刻身体已经情动。

    顺着纤细的腰肢再往下就是那块美丽的方寸之地了,不多的阴毛在小腹的最
下方稍稍做了些点缀,屄口是张开着的,丝丝的粘液已经顺着那张开的小缝滴了
出来,长长的一丝甚至都挂到了地板上。

    文婉对自己的屄也是很满意,虽然她自己没研究过,可林峰说她的屄口是不
可多得的一线天,能够给男人带来紧凑的压迫感,而且顔色又是同样的粉红,可
不像一般女人那般黑漆漆的,虽然经过林峰这几年的不断蹂躏,已经不複刚开始
的那般嫩红,可林峰说这是他给操黑的,所以他还是很爱很爱她的小嫩屄。

    前戏做的差不多了,林峰也感觉到埋首在自己胯下的女人已经动情了,而且
自己被她伺候的也有了些感觉,等会应该射的出来了,于是蹲下抄起女朋友的腿
弯,抱着她放到了床上。

    巨大的龟头顶在了粉嫩的屄口,随着巨大的龟头慢慢消失在了林峰自己的视
线中,叉开双腿的女人发出了一声妩媚和满足的哼哼声。

    文婉感觉到了屄裏那个青筋暴涨的东西,甚至敏感的感觉到了上面凸起的那
一根根血管在自己屄裏的鼓胀,这份充实,这份满足,让她高潮都快要迸发了,
但是她努力又忍了回去,她不想这幺早就高潮,那样她的身体会支持不住的,她
要忍耐,游戏才刚刚开始。

    在两个年轻人渐入佳境的同时,离X 市不远的Y 县有一个跟林峰有8 分相似
的中年男人正坐在电脑面前劈裏啪啦的打着字,一个丰满的中年贵妇站在他身后,
掐着他的肩膀,有些娇羞又有些微怒的说:「死东西,我就知道你又在搞这些!」

    中年男人回头在贵妇屁股上摸了一把,说道:「哈哈,骚娘们,你跑过来干
嘛,我让你聊的那个人呢?」

    贵妇欲语还休的低声应道:「他……他……约我们去X 市见面!」

    「哈哈……老婆……你们聊的挺好的啊,那这个周末我们过去一趟呗,正好
去看看峰儿,前几天他不是还打电话来说是想吃你做的粉蒸肉了幺!」男人的手
在女人肥大的屁股上摸的更起劲了。

    感觉到屁股上传来的揉、捏、拿,又看了看男人那高高鼓起的裤裆,女人知
道男人被即将到来的见面刺激的有些激动了,不过现在可不是安慰这个臭男人的
时候,既然顺便要去看峰儿,那现在要忙着做米粉了,不然到X 市可没地方买去。

    贵妇扭摆着屁股,转头走向了厨房,留下男人一个人面对着电脑,正巧这时
候滴滴声响了起来,一个带眼镜的知性中年男人的头像亮了,正是说曹操曹操到,
想必是对方跟他老婆联係好之后又来告诉他一声。

    点开一看,果然如此,对方发来了见面的时间,地点,男人看了之后,互相
发了个会意的表情,便结束了聊天。

    这对夫妻自然就是林峰的父母了,两个人人到中年,事业有成,膝下又只有
一子,林峰也没结婚,两口子正是閑的寂寞的时候,正所谓饱暖思淫欲,林文远
便起了些别的心思,在他不断的鼓动之下,终于也将张丽说通了,这几年很是找
了几个单男玩了几场,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夫妻,却也弄的林文远更是精虫上脑。

    在网络上不断的寻找又寻找,无奈中国实在太大,不是相隔太远,就是互相
之间没有眼缘,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才过,就在X 市找到了一对夫妻,看
看距离,离他们所在的Y 县只有百十公裏,开个车个把锺头也就到了,而且对方
的男女看起来也都文文静静的,气质很是不错。

    林文远鼓动张丽跟对面的男人互相加了微信,这不紧不慢的聊了差不多有一
个多月,总算是得到了老婆反馈来的好消息,想到这林文远不由得有些激动了,
看着在厨房裏忙碌的老婆,看着那个因爲鼓捣米粉撅起来的大屁股,不由得有些
兴动了。

    轻手轻脚的摸到老婆身边,林文远抱着张丽的屁股就把她裤子给脱下了半截,
伸手摸了过去,却摸到了一片湿润,不由得开心的大笑「骚娘们,怎幺湿成这个
样子了!」

    张丽将满手的米粉都抹在老公的脸上,笑着说:「滚!还不都是你给我找的
那个人,整天给我发那些东西,我看了能不湿吗?」

    林文远在老婆的衣服上蹭了两把,将满脸的米粉都蹭掉了才道:「哈哈,你
们都聊的什幺啊,给我欣赏欣赏!」

    张丽害羞的指了指手机「喏,手机就放在案板上了,你不会自己看啊!」

    林文远拿过老婆的手机,点开了微信,映入眼帘的就是几副GIF ,基本上都
是两男一女和两女一男的,另外还有一张对方发来的鸡巴的图片,和求张丽也拍
照片的话,只是张丽不知道是拍了发了又删了,还是没好意思拍,就没有下文了。

    看着那个比自己稍微小了一些的鸡巴,林文远对老婆调笑着说:「老婆,这
个东西可没你老公的大,你到时候用着不会不爽吧!」

    「滚!你以爲谁都你一样,是个牛犊子啊,弄起人来,命都没了半条!」张
丽被老公说的有些恼羞成怒了。

    「哈哈,我的还大啊,咱儿子那个才大呢好吧,以前带他去浴室洗澡,乖乖,
他那东西才叫牛犊子,不对,叫驴犊子了,软软的都垂在那老大一条,可比你老
公的长多了!」林文远想起以前带儿子去澡堂泡澡,儿子那巨大的玩意,可是每
次都让旁人羡慕不已,弄的老头又是自豪,又是有些自卑,好在自己的虽然比不
上儿子,可也比旁人粗长了不少。

    「滚吧你,还越说越来劲了,怎幺还把儿子给扯上了,老不要脸的!」

    「哈哈,说说怕什幺,再说了,那还不是有你一份功劳啊,不过就怕儿子媳
妇以后抗不住,我跟你结婚的那天你忘啦,你不是都痛的死去活来的,我就怕啊
……」

    说到这,张丽倒也有些担心了,皱起眉头问道:「你说的那幺夸张,儿子的
真有那幺大吗?」

    「我骗你干什幺,那家伙,软了就有这幺长,要是硬了,怕不是得有这幺大。」
张文远一边说还一边比划上了。

    张丽看着老公那比划出来的大小,也有些瞠目结舌了,更加担心的问:「那
……那怎幺办……你当初就把我弄的没了半条命,这儿子以后结婚,谁受的了他。」

    张文远一副坏笑的看着老婆,用半是郑重半是玩笑的口气回道:「也是啊,
这是个问题,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

    「什幺办法?」张丽听到老公说有办法,忙高兴的追问。

    「嗯……嗯……办法是有,就是有些不大好张这个口啊!」

    「死东西,什幺办法赶紧说,不管难不难,总要想办法做到啊!」

    「老婆,这可是你说的,那我说出来,你可别瞪眼!」

    看着不住卖关子的老公,张丽气就不打一处来,更加着急的催问:「你倒是
说啊!」

    「其实,要想解决儿子的问题,一点也不难,我们两结婚,之所以弄的你丢
了半条命,还不是因爲我发泄不出来,所以使劲的折腾你,如果儿子的欲望能够
发泄出来,那自然就不用使劲折腾儿媳妇啦。」

    张丽一听,立马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可是还有个问题,儿子的欲望要怎幺发
泄才是?不懂就问,于是继续问道:「那怎幺帮儿子发泄呢?」

    「哈哈,这个嘛,咱找个能承受的了他那个大家伙的女人给他就好了啊!」
终于要说到点子了,张文远很是深邃的看了自己的老婆几眼。

    「你说的轻巧,到哪裏去找这幺个女人!」说完了,张丽看着老公那奇怪的
眼神,又看到了他那逐渐指到自己身上的手指,不由得恼羞成怒,一脚把他给踹
到一边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身后传来老公那放肆的大笑,张丽回头,只见他一脸
不在乎的拍拍屁股爬了起来,厚着脸皮又来抱着自己哄道「我就是开个玩笑,开
个玩笑……老婆……别当真……别当真……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丽知道,老公嘴上说是开玩笑,恐怕心裏并不完全是跟自己开玩笑,自己
的男人,生活在一起几十年了,还是了解的,是不是玩笑话,字裏行间自然听的
出来,以前不管他再怎幺胡闹,自己看在多年夫妻的份上,也就半推半就了,可
这个男人主意竟然打到了儿子头上,这让她如何办,装作生气的回头继续鼓捣米
粉,可心裏却不自禁的想到老公刚才比划的大小,小腹那有些火辣辣的。

    自从生完林峰,因爲是顺産,阴道难免有些松弛,张丽最近几十年跟老公做
爱,已经完全感觉不到刚结婚的那份充实感了,今天被老公这幺一勾,倒是又有
些想体会以前的那种感觉,只是因爲那个被提及的男人是儿子,张丽这才恼了。
可想想儿子那如此巨大的鸡巴,如果能插进自己身体,那带给自己的满足,应该
又是怎样?一时间羞愧与欲望在心与身体之间交彙,张丽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一团
乱麻般,不知如何是好。

    林文远拍了拍屁股站起,心裏不知道老婆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一时倒有些
不敢靠近,远远的在旁边站着,进退两难,正不知如何是好,却突然发现老婆的
腿间,有不少的粘液顺着大阴唇滴了下来,心裏想道:「难道……难道……老婆
也有那个意思?看来有门啊!」只是这个话题,今天却不适合再继续,于是扯开
说道:「老婆,这哥们要你的照片呢,你爲了礼貌,也得回一个吧!」

    张丽看到老公没有再把儿子的问题继续,心裏也松了一口气,刚才鼓动起来
的欲念,也有个需要发泄的地方,于是撅起了屁股说:「你拍了给他发过去就是
了!」

    林文远看着眼前玉盘一样圆润的屁股,和中间那道淌着水的缝隙,走近了啪
啪的拍了好几张,微信上就发了过去,还接了句话「怎幺样,我老婆的屁股还行
吧!」

    「原来是大哥啊,呵呵,嫂子的屁股真美,又大又圆,这毛也这幺旺盛,看
起来让人很有欲望啊,你看看我老婆的,这屁股可比嫂子的小多了,毛也少,屄
缝干干净净的。」顺着话发来的,还有几张图片,图片中的女人躺在床上,看不
见脸,双腿叉开,小腹上可以看到有一条破腹産的疤,一小搓倒三角的毛毛挂在
腿间,屄缝被女主人自己用手扒的大开,露出了裏面鲜红的嫩肉,两片大阴唇倒
很是肥硕,其中一张站立的,甚至能看见大阴唇下垂了整整有十来公分之长。

    女人的屁股比自己老婆的小一点,倒也没对方说的那幺夸张,虽然宽度不是
很大,但是翘挺的程度,明显比老婆要好的多,这样多肉的屁股,会像肉垫一样,
撞击上去甚至都能看见波浪。林文远幻想着现在就在抽插着图片中的女人,扒开
自己老婆的屁股,深深的顶了进去。

    撞击声,啪啪的响起,老林截了一小段视频发了过去「兄弟,我忍不住了,
先操两下,过几天见了面,这个大屁股就给你操了!」

    「呵呵,我老婆还没回来,大哥你先操着吧,等你们来了,咱换着玩!」

    一个笑脸,代表了老林也确实没有精力再聊天了,放下手机,就这幺从后面
扶着老婆的大屁股,一下一下的顶的身下的肥臀浪起。

    张丽一开始就被老林用话弄的不上不下的,现在总算这个冤家把个鸡巴插了
进来,那熟悉的肉感虽然不能带给自己惊喜,不过发泄下欲望总还是做的到的。

    「嗯嗯……嗯嗯嗯……」熟悉的呻吟声在屋子裏慢慢响起,林文远扶着妻子
的屁股,脑海裏却全是那照片中的肥厚大阴唇和翘挺的屁股,鸡巴倒是比平时硬
的多。张丽也感觉到了些异常,丈夫不光比平时硬,时间也更加持久了,回头一
看他还闭着眼,于是猜到他八成就想到对方的老婆了,不由得心下恨恨。

    既然你想别的女人,那我也干脆想别的男人,想谁呢?这几天聊的那个男人?
好像鸡巴也就那样,突然老公刚才的话冒了出来,那个比划起来巨大的鸡巴再次
在脑海中浮现,那禁忌的关係,让张丽的欲望一下一下的冒起,身体的反应却越
来越明显了,不知怎的,好像插着自己的就是那个巨大的东西,那份满足和那份
充实,正带给她一次无比强烈的高潮。

    「来了……来了……骚娘们……我要来了!」老林呼喝着把精液射进了老婆
的子宫。

    「嗯嗯嗯……儿子……儿子……射吧……射吧!」神誌不清的张丽丝毫没注
意自己喊出了些什幺,却被背后射完的林文远听的清清楚楚,不禁想到「难不成
自己幻想别人,妻子幻想的却是儿子?哈哈,倒真是有点意思了……」

    老林等妻子的高潮慢慢过去了,趴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好老婆,我都听见
了,你刚才浪叫儿子的大鸡巴插你呢!」

    张丽又是娇羞又是恼怒,一把推开在自己身后的丈夫「滚吧你,你以爲我是
你,我才没你那幺不要脸呢!」话是这幺说,可脑子却不是这幺想,刚才自己迷
迷糊糊的是不是喊了儿子,她好像还真有点印象,可让她承认,是万般不肯的。

    「哈哈哈哈哈……」老林也没有着恼,他知道这种事,急也急不来,既然妻
子有了这种幻想,那总是好事,拔出自己的鸡巴,任精液从老婆的屄裏滴到地板
上,老林也幻想着自己期待的那一天能早些到来。

    一张很气派的书桌后面,一个男人看了看自己勃起的鸡巴,高兴的摸了两把,
又看了看桌子上一张全家福,美丽的妻子与可爱的小女儿站那对他微笑,妻子那
张笑脸幸福中还有一丝威严,中年人看着他们心底裏涌上一股惭愧与自责。自从
自己好像患上了阳痿的毛病,最近几年跟妻子的性生活十次倒是有九次硬不起来。

    前前后后看了很多专家,医生,可还是不见起色,于是妻子动用她手上的权
力,请了一个上海军医总院的主任来给他看过,最后得出的结论他不是真的阳痿,
只是假性阳痿,这种病,吃点伟哥就跟普通人一样,可药只能加重他的病情,他
的病需要心理治疗,而不是药物。

    于是前前后后的上海也跑了很多次,经曆了不同的测试,一点用没有,不管
什幺女人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他都硬不起来,两口子都已经放弃治疗了,直到有
一天他看到了一篇大学教授聚衆换妻淫乱的新闻,下面的阴茎却不可抑制的跳了
一下,他一时间欣喜若狂,连忙仔细的观看新闻上的每一个字,联想故事裏面可
能发生的每一个情节,等他看完新闻,他发现自己的阴茎已经坚硬如铁。

    等着妻子到家,他把这个发现跟妻子一说,妻子实在是惊讶,抵死也不从。
无奈经不住他软磨硬泡,最终才答应陪他试一试。

    当妻子脱光了第一次站在摄像头前,他惊喜的发现,他可以了,他的鸡巴变
得又硬又挺,于是抱起还在跟陌生人视频的妻子,他就从后面插了进去,听着视
频裏传来的加油声和赞赏声,两个人迎来了久违的高潮。

    中年男人想到这,在鸡巴上摸了几把,看着它渐渐软下去,又对着妻子抱歉
的笑了一笑,他知道妻子只是爱他才会这幺做,并不是妻子真的这幺想,毕竟妻
子的地位在那裏摆着,很多事真的不可爲人所知。

    于是可以选择的余地就少的多了,单男他们不敢找,怕留下证据被威胁,在
本市区的低头不见擡头见,也不敢找,于是目光就只能找向旁边的县市,也算是
老天开眼,现在才找到了这幺一对,他更加期待几天后的这次见面了。

    林峰在女友身上发泄完了,抱着已经瘫软如泥的文婉,正打算睡去,老妈却
来了电话,说是过两天来X 市看他,倒也是巧了,他想着要不要干脆问问女朋友,
也该让她见见他的父母了。

    摇醒迷糊的女朋友,林峰亲着她的小嘴说道「好老婆,我爸妈他们过两天要
来,让他们也见见你呗。」

    「老公!!你打算娶我了吗?」文婉昂起小脸,高兴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娶,再不娶我的婉儿,怕你就要跟别人跑喽!」林峰半开着玩笑说着。

    「哈哈……那倒还不至于,不过老公啊……我也想嫁人了……我已经快30了
……我父母都催了我好几次了……只是我一直瞒着你没跟你说罢了。」文婉的声
音裏,已经带上了委屈。

    「婉儿……婉儿……」林峰听出了女朋友声音裏的埋怨,只是他也确实有苦
衷啊,事业不成,无以家爲,他大学毕业在X 市打拼了这些年,存款是有一点,
可离买房买车,还是有段距离的,无奈也只能跟父母张这个嘴了。

    爲了婉儿,也林峰咬咬牙下定了决心,才继续跟女朋友说道「婉儿……过两
天我爸妈不就来了幺,到时候我就跟他们提提买房子的事,你这几天也趁着工作
便利些的时候,逛逛各处的小区,看看有合适的房子就留意着,年底把房子搞定
了,明年咱就结婚!」

    「嗯……谢谢你老公……」文婉开心的嘴巴都合不拢了,搂着林峰亲了又亲,
房子她已经看了无数遍了,要买的房子也早就让闺蜜给留好了,就等着林峰这句
话呢。

    「等明天我先见了你父母,过两天你再见了我父母,年底的时候咱再安排他
们互相见了面,咱两的事只要他们都不反对,那就这样定了!」

    吻,热吻,林峰下定了决心,此生非怀中的小女人不娶,文婉心中也下定了
决心,此生非这个男人不嫁。

 牢记此站,不怕找不到x站 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中文字幕乱码免费_中文字幕一本到无线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