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菁的感情生活 - 小菁的感情生活

小菁的感情生活在一个无聊ㄉ夏日午后~~~  
「小菁、你要不要装宽频,一起上网逛逛!」室友篠琪嚷嚷着。  
「宽频?」  
「是啊!我申请了东森宽频,昨天刚装好,昨晚跟男友ㄠ了网路分享器,我们可以一起用ㄜ」  
「好啊、不过我的电脑那幺烂,上网真的可以吗」  
「不知道耶、管他的,试试看再说吧」  
「嗯~~」  
篠琪男友七手八脚、挥汗如雨的,终于装设好了。一开机,烂电脑发出嘶喊声,但、还是连上了网路,速度也不算太慢^^  

第一次上网,想起班上男生常常去逛的色色聊天室,点选了奇摩网,钩选了聊天室选项,列出聊天室细节一看,真的那幺多无聊人啊,光聊天室就开了三百多间…  
登入了基本资料,选了间『湿了吗?我很in』进去,刚进去还搞不清楚状况,电脑就当机了,赶紧问篠琪发生什幺事了,才知道因为网友前僕后继的悄我,电脑承受不了太多视窗同时开而罢工,他教我先关闭悄ㄉ视窗,酱子就不会当机了…  

(一) 第一次接触  
「小菁、几岁、住哪、还在唸书吗?」  
「23岁、住北投、念大学三年级」  
「身高/体重」  
「164/49」  
「第一次上网吗、有网爱经验吗?」  
「嗯、我第一次上网,什幺是网爱啊」  
「网爱ㄜ、我可以教你啊,给我的即时通」  
「即时通?我没有耶」  
「到奇摩ㄉ首页去下载,要下载5.5最新版的ㄜ」  
「嗯……」  

下载了即时通后  
咦?加入好友知会!!按了接受后,忽然跑了个视窗出来…  
「是小菁吗」  
「我是啊、你是谁?怎幺知道我ㄉ帐号」  
「我是籐啊、刚刚在聊天室碰过面,不是要学网爱」  
「ㄜ」  
「準备好了吗」  
「準备?」  
「对啊、网爱啊!要开始了啊」  
「ㄜ、好吧」  
就酱子,一下午的时间,跟一个暱称叫「籐」的网友,进行名叫网爱的无聊游戏,原来男生上网就是寻找一份不属于自己ㄉ爱!  

正再跟「籐」进行无聊的网爱时,篠琪走进了我房间,不知不觉ㄉ摸到我背后,习惯在卧室里只穿一件贴身内裤ㄉ我,心想篠琪也是女生,更何况他身材比我辣,也就没太留心她。  
没想到篠琪竟然从我背后,抚摸着我裸露的乳房,原本以为他祇是开玩笑ㄉ,她却将手沿着我小腹往下抚摸,最后伸进了我内裤,轻抚着我的下阴部,转头欲看她时,她却吻了过来,天啊!认识许久的篠琪,这玩笑未免太…但看她认真的眼神,丝毫看不出开玩笑的样子。莫非…  
「篠琪、你…」  
「小菁、别说话!」  
篠琪继续吻着我,手依旧继续的抚摸我下体,手指此时温柔ㄉ、善体人意ㄉ伸进了我的花瓣里,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感袭来,花瓣如春天的花朵般绽放着,贪婪的享受着篠琪的抚摸。  
「琪、好舒服ㄜ……真的…好会摸ㄜ」我抗议着但也回报以热吻,突然感觉到篠琪温热的舌头伸进我的口中,我吸允着她的舌,躯体并配合着她指间的韵律放肆的摆动着,彷彿跳着最煽情的艳舞般。  

依着篠琪的指示,我彷彿没听到网友的呼唤而离开了电脑桌,躺在床上,期待且惶恐的等着篠琪下一步ㄉ举动,果然,她温柔ㄉ、小心翼翼ㄉ脱去了我最后的屏障,深情款款的望着已是一丝不挂的我,儘管我已羞红了脸,但内心依旧期待,期待另一个不详与不安。  
终于她俯低了身,伸出了温柔的舌,从我ㄉ脖子轻舔到我胸部,敏感的乳头立刻回应着她的温柔般竖立了起来,更鼓励她向下探索;继续沿着我敏感ㄉ小腹,她贪婪ㄉ舌伸进了我的肚脐,绕着最诱人ㄉ圈圈,不理会我喘息、摆腰的抗议,啊、我的花瓣湿了,阵阵的蜜汁争先恐后的流出花瓣ㄉ蜜穴,细心的琪沿着蜜汁的流线,由大腿根部舔回蜜穴,舔着、吸允着我的花瓣,温柔的舌并钻进了我的蜜穴,接着是令人窒息ㄉ拨弄,她的舌如最精巧的手指般,刺激、诱惑、满足的佔有我的最隐密处。  

(二) 友情、有情  
跟篠琪过去是邻居ㄉ关係,虽然时常见面,但彼此并不熟稔;高中时,由于读书并不在行,只考上私立高职,意想不到ㄉ竟然跟她同班,高职毕业竟然又同时考上国内最高学府(不是台大ㄜ)就读美术係,就这样,原本祇是常见面却不说话的邻居,却因此成了最好ㄉ死党。  
大一下学期,父亲因为职务调动,需搬到台中任职,我因就学之需,故在北投租屋;篠琪也因住木栅,离阳明山上的学校太远,就名正言顺ㄉ当上我的室友,两个女生住在一起,彼此间也好有个照应(他住我隔壁房)。  
台北的天气就是这样,夏天热的发昏,住在顶楼加盖的我们,虽然吹着冷气,依旧热的要命,还好这层楼祇有我跟篠琪两人,所以夏天里,我都只穿一条贴身内裤,敢秀的琪则经常全裸,在自己房间与厨房浴室间穿梭自如,我已看的见怪不怪了。  

某天,大概因前一日熬夜赶作品,吹着冷气又加上几乎全裸的穿着,我因感冒而告假在家,正在昏沉当中,听到了开门声,心想大概是篠琪又翘课了吧,没去理会她翻身就睡了。  
睡着睡着,听到了篠琪在客厅的笑声,起身去製止她并顺便上个厕所,一开房门,就见到篠琪裸着身体,跟她男友坐在客厅爱爱,他们彷彿入无人之地般,继续ㄉ他们的动作。反而是我,羞红了脸赶紧关上房门,终因忍不住尿意再度开门,别开了头快速通过客厅。  
到了厕所脱下了内裤,发现花瓣湿了大半,尿完在擦拭美眉的时候,竟然不经意ㄉ抚摸着阴核,听到自己忍不住叫出的声音时才又回到了现实。  

从浴室出来,角度正好可以看的见琪,但琪看不见我,索性逗留一下看看他们。  
只见他坐在沙发上,雄伟的男性器官向上挺立着,篠琪则是骑在他腹部上,用蜜穴贪婪的上下套弄着,而他的双手,由后抚摸着篠琪,乳房、小腹一直到耻丘,此时我的手,竟不知不觉又回到内裤外,隔着裤子摸着花瓣、抠着花蕊。  
突然、他回过了头,目光与我相交,我忘记缩回抚摸着花瓣的手,他性感的笑了笑,彷彿挑逗、更彷彿诱惑,如此緻命。  
于是我逃回了房间,望着镜子里、仅穿着内裤的自己,天!刚刚不就被他看尽了?!湿透的内裤,似乎诉说着浴室前的忘形,回忆着刚刚的快感,多希望不是自己的手,而是他…是他的…  

(三) 2004圣诞夜~(上)  
「铃……」很少人知道的室内电话,竟然在圣诞夜的前一天响起…  
「喂、小菁吗!是我啦!」  
「二哥!你怎幺会想打给我?」接到一向很少跟小菁联络的二哥来电,心中有不安的感觉。  
「嗯、妹你多久没回家了啊」  
「我…我才…才回去的啊」哇哩!第一句话就那幺犀利,回想一下小菁不禁一身冷汗,上次回家好像是在九月底吧(现在已经12月23日了),那次回去是因为身边盘缠用尽,才会想到坐车回台中的。也跟疼爱小菁的爸爸硬ㄠ,日后在台北的零用钱,用银行汇款的方式补给,如此省的小菁的舟车疲累^^  
「喔…是吗?那你一定知道移民的事!!」  
「移民?…当然…当然知道」移民?谁要移民啊!!这下事情大条了,明明不知道还是硬ㄠ。  
「那应该也开始打包」  
「打包…当然,我都打包好了」心中疑团越滚越大。  
「嗯、那就好,那哥就放心了」  
「ㄟ哥、到底是…是谁…谁要移民啊」  
「ㄜ!不是都打包好了吗,还问喔。就知道你应该很久没回家了」  
「别这样嘛!妹妹我功课忙嘛」赶紧使出撒娇的绝活,谁叫我是家中人人疼爱的老幺妹(笑~)  

令人意想不到的电话在意想不到的时间,传达了意想不到的事,小菁的爹要在春节时移民加拿大!?而且还要带小菁一起移民??天啊…这…这可能吗!  
拨电话回台中家验证,原来老爸的大学同学(已经移民加拿大),前些日子回台湾,并专程看我爸,传达了移民的」种种好处」以及加拿大美丽风光等等,再度勾起老爸昔日的移民梦。双方并约定于2005年农曆春节,远赴加国实地勘察,作为移民前的旅游。哇勒!小菁在冬天骑车上阳明山读书就冷的半死,还要去住在那个会下雪的国家喔,岂不是要活活冷死我。  
但是父命难违,祇好硬着头皮走一步算一步。  

「什幺!!你要移民加拿大…」同学一緻的反应,彷彿小菁得了癌症末期般惊讶。  
「就是啊、你们记得要常写email给我喔」  
「那城哥(小菁的男友)怎幺办?」  
「怎幺办!我哪知道啊」  
「结婚啊!」「叫他一起去啊…」「当然是要他等啊」…(接着是同学们的一堆馊主意)  
「好啦、我知道该怎幺做了」  

「学妹(城哥仍然称呼我」学妹」,我则仍是称他」学长」)、圣诞节要去哪嘿皮!」城哥自以为俏皮的问着,丝毫未察觉我的心事重重。  
「喔、随便啦,学长、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嗯、那我们去PUB狂欢到天亮好了」  
「我..要..移..民..了!」  
「要去哪家PUB好呢?移民喔、很好啊,哪家PUB比较…什幺?..要..移..民!!」  
……………………..  
原本还在计划要去哪欢度圣诞的城哥,现下成了愁眉不展的老头般,看了让人心疼。稚气的脸庞上彷彿还留着刚刚计划耶诞狂欢的光采,却因我的「移民噩耗」矇上一层愁容(注︰城哥虽然是小菁的学长,但因小菁非应届读大学,实际上城哥还比小菁年轻一岁)。  

不忍学长在圣诞夜扫兴加上心疼,我轻抚着学长的脸,慢慢的靠近…慢慢的、心疼的轻啄着他的唇,并沿着他的颈抚着、吻着,学长如发狂般的回吻着我,双手身进了我的衣襟,用力的、激动的揉着我的双乳,霎时间、我有着前所未有的激动,不、我崩溃,因即将到来的别离、因学长的失望之情、更因我内心蛰伏已久的爱,我真的…真的崩溃于学长的热吻之下。  
我一边享受着学长疯狂般的吻,一边伸手进学长的裤子,当我拉开他拉链时,学长微楞了一下,但就那幺一下下,继续狂吻着我。  
「学长、痛…」学长的疯狂,吻痛了我的唇,但他未因我的抗议而停顿,继续着他的疯狂。  
我拉开了学长休闲裤的拉链,就在学长楞了一下下的同时,我掏出了他的雄性,小心地、温柔的轻抚着,也在同时感觉到他内在的热情,是那幺坚意、那幺的滚烫。我卸下了自己的衣,引导学长的手、伸进了我的内裤中,抚着已湿透的花瓣,慰藉着我急需他拥有的心。  

(四) 大学新鲜人  
由于高中不是很会读书,大学入学成绩并非理想,但在老爸的压力之下,读了极不想读的「高四班」,每天受着军事般管理教育,几次想乾脆「逃兵」算了,但还是熬了过来。  
终于、小菁挤进了大学窄门,就在準备玩他四年的同时,来了个美术係二年级的学长(忘了说、小菁就读的是很花钱的美术係,当然是故意的,谁叫我老爸硬要我念大学,不读个最花钱的係不甘心),帅帅的、自以为是的走了过来…  
「hi hi、你好,我是未来的学长,以后有需要帮忙的不用客气」  
「喔…」  
「可以叫我城哥,嗯…有男朋友吗!如果没有、我倒是不介意照顾往后的四年」  
哇哩、这算什幺!够臭屁的,第一次见面就猖狂的想照顾我…四年?  

因家住台中之故,因此不得不借住北投叔叔家(此点我对外称自己租屋,这样比较有大人的感觉),以方便上山读书。就在第一次离开住处,该死的小绵羊就给我脸色,无论什幺方法就是不肯乖乖发动,在我气急败坏、準备拦计程车时,后面有个声音叫住了我。  
「hi hi怡菁、要去学校喔,哈哈凭那部机车要上阳明山喔,就算发动了也是梦想啦」  
哇哩、又是昨天那个叫做什幺城哥的学长,还叫我「怡菁」!他不知道我最恨人家这幺叫我喔。  
「别撑了、上车吧,我载你去」学长拍着他的喜美三门,没错、他就是小菁最讨厌的痞子,光看车就知道了。  
「ㄜ…谢谢!不用啦、我看我还是搭计程车好了」  
「怡菁学妹(又叫一次了、我……@#@#@…)、不必跟学长客气啦,最多改天请我吃饭报答就是了」  
哇哩、给你载已经是你的福气了,还要请你吃饭喔,姑娘就要领教看看,你凭什幺那幺嚣张!  
索性上了车、而且故意的用力关上车门(他竟然没生气、好,算你厉害)。  
「ㄟ学…长、以后叫我小菁好吗,别再叫我怡菁了」  
「当然、祇要你高兴,要我叫你菁都成」恶~~~真是连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就这样,在大学的第一天上课,跟学长在不打不相识的情况认识。  

(五) 2004圣诞夜~(下)  
「学…长、我…好…舒服」  
学长粗暴的吻着我,双手在我引导下进了花瓣的势力範围,挑逗着我的原始热情,同时也挑起了圣诞夜一发不可收拾的爱。  
「菁、学妹,我要、让我真正拥有」  
学长把我丢向床,吻着我全身,贪婪的、疯狂的攻击我浑身敏感处,我祇有放肆的享受着,并回报以热吻吻着他发烫的男根,舔着、挑战着他的雄风。  
终于、学长滚烫的舌,攻进了我的蜜穴,虽然我撕喊着,却无法动摇学长的攻势,挺起了腰,不像要回拒他的进犯,却仿如迎合着他的汹汹来势,期待?难道这是我浅藏于内心的期待吗!阵阵快感如同学长的疯狂一同袭来,儘管我扭着腰、咬着唇,依就臣服于学长热情的唇、滚烫的舌。更激烈的含着学长髮烫的根,双手套弄着,它彷彿有灵性般的跳动着、享受着我的唇、我的舌。  

就在学长一个翻身,他跳动的男根终于在一个挺身之下,进了我期待他的蜜穴中,当滚烫遇上火热,仿如干材淋上烈火,不仅一发不可收拾,而且吞噬着学长与我,抬着臀迎合着学长的挺腰动作,美妙的、动人的旋律,律动着两个热情男女的心,牵萦着两个锺情的灵魂,如此激烈、如此动人。看着学长流着汗、为着真正拥有我而努力着,我亦撕喊着、享受着回应他,虽然我双手的指甲深陷他背上的肉中,依就不为所动。  

「学长…小…小菁…小菁要飞了」  
「菁…让我们…让我们一起…一起飞」  
学长射出了他的滚烫,就在我的蜜穴中,我把握着最后的贪婪,紧抱着学长,热吻着他,许久…许久…许久

 牢记此站,不怕找不到x站 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中文字幕乱码免费_中文字幕一本到无线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