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程式(一) - 慾望程式(一)



小林宽大的双手紧紧抓着女人的大腿,就像一对熊掌似的。

女人散乱的髮丝贴黏在她秀气的脸庞上,似痛非痛的神情在半空中摇晃着,随着小林每一次的抽送而激烈的挣扎。

小林停止了动作,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女人紧闭的双眼好像在期待什幺似的。无论如何,女人的表情露出一看就明白的慾望。她紧紧的抱住了小林。

小林把女人抱到桌子上,强而有力的双手紧托着女人的身体,可以清楚的看到小林的十个指头深深陷落在女人柔软的体肤里。

看来女人的渴望已完全被激发起来了。她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唇覆在小林的唇上,舌头直探他温软的口中。小林热烈的回应着。女人顺势滑向小林的耳际,滑向他厚实的胸膛。小林微微闭起了双眼,任凭这女人的舌头的侵略。从他的表情上,不难看出他是多幺享受这一切。

女人停止了动作,显然的在等小林的反应。

小林笑了起来,他把女人平放在桌上,双手推向女人的双峰。两颗浑圆的肉球在小林的一阵挤压之后,满满的发涨了起来,略带暗褐色的乳晕也愈发的坚挺起来。小林俯身亲吻这突出的乳头,在一阵舌头的翻搅后,女人的身体已出现了一种淫乱的面貌。她那腓红的脸庞、紊乱的呼吸,让整个房闲游杂着一种炙热的气息。

女人满脸笑意的伸手往小林的身体探去,看得出来她好像是握住了什幺。没错:是男人的阴茎,是小林厚实挺直的尤物。女人微笑着抚摸着它,在她反覆的搓揉之下,小林的肉棒巳肆无忌惮的昂首起来。

女人以一种怜悯的眼神望着小林。

「妳真是个餵不饱的女人。我们不是才刚刚结束的吗?」小林问。

女人摇摇头:「人家觉得不够嘛!是你说会给我高潮的。但是我还没有感觉啊!所以你有义务满足我。」

「好歹你让我休息一下吧!」

「你才不用休息咧!看看你的那话儿,它直挺挺的杵在那儿!这表示妳还有能力的啊!」

小林的脸上满是笑意,那是充满骄傲的笑意。这不禁让躲在一旁的我咋舌。看来小林还会再跟那个女人干一次。天啊!小林简直是超人嘛!

「还想再来一次吗?」小林问。

女人猛点头:「当然!」一种类似命令的口气。

小林有些不以为然的摇着头:「我不喜欢妳的口气。听着,要我满足妳可以,但是妳得求我!」小林停了一下:「至少不是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女人不以为然的偏过头去。过了一会儿她才又看着小林。

「我才不管你呢!我想要就要。」说完这句话之后。女人把自己的腰桿主动的迎向小林的股间。

「啊!」女人满足的叫了一声,但小林却立刻阻止了女人的享受。他抱住了女人的身体,让她无法再扭动。

不过小林并没有退出女人的身体,他那根粗壮的阴茎还留在女人的阴道内,这已经够让女人发疯了。她的嘴围绕着小林、她的乳房也紧贴着小林、她像痉挛似的搓摩着他的头髮、她在小林的耳边不停的呓语。

不过小林并不为所动,女人试图撞击小林的身体,想从这短暂的撞击中求得一丝丝的快感!但小林还是制止了女人的行为。

女人老早就湿了:在她那片浓密的黑森林里,早已变成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沼泽。女人像一个在沙漠中长期间旅行的流浪者,仰望着上天的甘霖。她口中喃喃而语。

「妳说什幺?」小林大声的问。

「插进去吧:」女人的声音像游丝般:「拜託,给我吧!我真的受不了。」

「是吗?」小林抚摸着女人的头髮:「那幺妳是不是学听话了呢?」

女人像发疯似的点头。小林满意应了一声。

小林竭力的扳开女人的双腿,而女人也尽力的配合。她迫不及待的要求小林立刻进入,小林照她的要求做了。

「噢...来吧......来征服我吧。」女人随着小林抽送的动作而疯狂着。她的十指在小林的背后留下了一道道的血痕。

小林配合着自己浊重的呼吸迎向女人「盛开的花朵」,他不停的进攻着。

裸露的背部一前一后的在女人的双腿间动作着。

小林就像骑在一匹马身上一样,挥舞着自己的权杖指挥着女人身体的摆动。女人简直变成一摊泥巴了,在极度的快感下任自己爽成一滩烂泥。

小林紧紧把持着女人的大腿,他的动作愈发的凶猛了起来,像一只野兽般的冲撞着女人的阴户。女人的阴唇想必在他反覆的摩擦之间,得到了充分的快乐,只见女人披头散髮的呓语着,汗水淋漓的迎接小林的阴茎。

「啊...就是这里...快一点...」女人娇喘着喊道:「再深一点...我快了...啊...再来...我快洩了...」

接着是一阵超高分贝的吶喊,女人无声无息的鬆开了她的双手。

但小林的动作并没有停止,他依旧是维持着高昂的情绪,任意的玩弄着女人的身体。他抽出了阴茎,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把女人的身子转了过来。他的双手接住女人的胯间一把拉了过去,女人的身体瞬间拱了起来。

小林再次的进入她的身体,由背后再次往她阴道探索。女人开始闷哼了起来。显然,小林的动作让她又有了新的知觉。

小林边抽送边玩弄着她垂下来的乳房。在地心引力的影响下,女人的乳房显得更加的凸出动人。小林紧紧的握住它们,配合着自己的动作而揉捏着。

女人擡起了头,口中爆出一阵的浪语。两条赤裸身体已经是湿答答的了,让人分不清楚到底是不是由于汗水的缘故,才让这两人能有如此紧密的结合,彷佛两人的股间的交会是被汗水黏贴的。

女人的表情已不像当初那般的兴奋,而是一种非常痛苦的表情,我是这幺觉得。我想那个女人大概已经受不了小林这样的攻势了吧!从我不小心看到到现在,至少也经过了一个小时了,小林好像没有满足的样于。

「哦...哦...」这会小林呓语起来了,他脸上的表情一副快死的样子,但是又好像很陶醉:「就要了!我要来了。」

小林的表情开始扭曲了起来,动作也愈加猛烈。

过了一会,小林拉长了身子,他不断的颤抖着。终于,他无力的趴在女人的身上。

在小林倒下去的那一瞬间,我觉得小林好像朝我这里看了一下,我吓了一跳连忙离开。
回到研究室之后,我手脚发软的萎萎缩在座位上,手掌里的汗水冰冷的滑过,我有种虚脱的感觉,喉头里像是被放了一块烧红的煤炭似的难受,渐渐的我感觉到在我的股间似乎有种黏湿的感觉。

我低着头忏悔着刚才的行为,我怎幺可以这幺做呢?我心里的罪恶感排山倒海般的袭来。

更可耻的是我竟然就在小林的研究室外把他偷情的这一幕,从头到尾的看完,我真的是太不要脸了。

在一阵自责之后,我的心情也比较能平复,手脚也比较不抖了,我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没想到小林说得都是真的,他真的敢带女人去他的研究室搞!实在是有点佩服他。但是这样做未免也太过分了吧!虽说林的男女关係一向都是乱得很。

在责骂小林一顿之后,心情好多了,我才不跟小林一样呢!

我是一个研究员。

我打开了昨天送来的文件,听主任说这是一个强暴犯写的日记,对于我们中心所正在进行的研究可是一份重要的文件。

回到家中,我已迫不及待的把小玉的照片拿出来,放到新买的扫描器上。看着小玉灿烂的笑容,心里有种充满罪恶的幸福感,就像是在一个纯洁的小女孩面前,放一本下流的裸女画刊一样。

下体有种欲爆裂的感觉在迅速的膨胀着。

我脑袋里反覆的流转小玉赤裸的模样,想像着进入她身体时她应有的表情——时而痛苦、时而满足,我似乎已经听到从她口中不时传出的呻吟......「刷:」我有些无力的阖上陈一智的日记。

「这小子很变态的喔!」小林从我身后递过来一杯咖啡。我吓了一跳,没想到他会在我身后,更没想到的是他好像一副什幺都没发生的样子。不过既然他都这样了,我也乐得装傻。

我没有说话,只是一古脑摇头苦笑。

「这种人根本不值得你花这幺多精神去研究。」小林的口气斩钉截铁。

我嚐了一口咖啡,让略带苦涩的黑液在舌间流动着,藉着苦涩直灌人脑门的威力,我才能把刚才因日记中的情节而沸腾的思绪压抑下来。

我不得不想起H,想起她昨天晚上出席研讨会时,那身裹紧她曼妙曲线的白色洋装。

「这家伙压根就是个变态!」小林忿忿的说。

「或许吧。」我有些心虚:「如果你是指他强暴易青玉这件事的话。」

「不全然是因为这档子事。」小林一屁股的坐上了我桌子:

「这种事全世界都会发生,每年被强暴的人多得可以环绕地球七圈半咧!这没什幺了不起的。」

「你也太夸张了吧。」我笑了起来。

「强暴一个人本来就没有什幺了不起的。」小林的口吻充满不屑。

「喂,你这样说实在不像是一个心理问题研究者喔!」

「这跟我的专业无关。」小林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我是以个人的经验在指责他。」

这倒勾起我的兴致。「说来听听。」我说。

「也没什幺,我是觉得这家伙是个失败者,只能在日记或电脑里找那些不真实的高潮,根本就是完全的阳萎。一个只会在阴影里打手枪的懦夫,还好他最后做得还满像样的。姑且不论他对或错,至少他行动了,但是呢?却是所有的终结,这家伙不算是失败者不然是什幺?」小林一口气把话说完。

「这应该跟变态无关吧!」

「把性爱扭曲成这样不能不说是一种变态!」小林摇动起了右手的食指:「这种单纯的慾望原本是很美的,被他这样一搞,反而把性支解在保险套里,毫无快感可言嘛!」

「我觉得你真是一只动物。」我笑了起来。想到他刚刚所做的勾当,我的笑意愈发不可收拾。

「我会把这句话当做夸奖!」小林跳下桌子:「至少我诚实,不故作清高。就这一点来看,我还满欣赏我自己的。」

我摘下眼镜,打了个呵欠:「鬼扯。」我顿了一下:「不要为自己的滥交找藉口。」

「滥交又怎幺样!又不犯法。如果你要谈的是道德问题,那就请你省省吧!我们都心知肚明道德到底是什幺玩意...」小林的口气充满不屑。

「而且。」他按着说:「跟我上床的女人都是自愿的,我可没有强迫人家,我正大光明的求爱,谁能说我错了?」

「我不想再跟你扯下去了。」我笑着捂起了耳朵:「省得被你汙染。」

「小毛,我告诉你。」小林的语气突然变得很严肃:「寻求性的高潮并不等于放纵,而放纵也不一定等于罪恶。孔子不是也说过他可以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话吗?」

「你是把自己比孔子吗?」我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随便你怎幺说,但是...」他顿了一下:「谁晓得孔子在周游列国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做爱这档子的事。」说完后他大笑了起来。

「喂!你也太过分了吧。」我没好气的说:「连孔子也拿来开玩笑!」

「谁跟你开玩笑,这不是一个很好的论文题目吗?呃...题目就定为孔子周游列国时的性爱关係。」

「去死啦!」我抓起桌上的卷宗朝小林砸去。

「好啦,不跟你说了。我约了个马子去看夜景。」小林笑得眼睛都快看不到了,一副淫蕩的模样。

「快滚吧!」我迅速接口:「省得你在那边饶舌。」

小林满不在乎的摇着头:「你就继续你那变态的个案吧!」

看着小林离去的背影,我不禁苦笑了起来。说真的,听小林谈性是一件满令人着迷的事,总是听着听着开始兴奋起来。那种从心里到全身痒痒的感觉,彷彿我也得到某种快感一样。更令人惊异的是,听他讲这些风流韵事的时候,我竟没有一丝罪恶感,甚至让人有些神往。

也许小林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对性的渴望。

想到这里就有些怨叹,都已经二十五岁了还是处男一个,连手心都是处男。

戴上立体显像镜后,小玉的裸体从原本的平面影像升成为真实的形态。T—2000不愧是汉格拉姆公司最高科技的产品,这套虚拟贵境的装备是目前坊间所有同性质产品中最热门的,透过这套设备,你可以真实的存在于任何年代,亲身体验所有你渴望的经验。就像十几年前阿诺史瓦辛格的电影﹝好像叫什幺魔鬼、什幺动员的,我记不太清楚了﹞一样,可以任意的在大脑植入各种记忆。

我喜欢这种精神,它省去了许多过程,当然也就省去了许多麻烦,就像现在我所做的,我可以跟各种我喜爱的女人做爱,但我用不着追求,也用不着善后。

电脑萤幕出现了几个对话方块,我选取了一般式;在地点的选择方块中,我选取了房间。

眼前的画面的背景迅速转换成房间,而小玉就斜躺在大圆床上,拉着被单遮住身体的她,此刻显得无比的动人。我走上前慢慢的拉下被单,小玉的脸庞开始呈现着腓红,低着头默不作声。

垂下的髮丝间,隐约透着期待的眼神。我把被单甩扯到地上,小玉美妙的胴体像户外的月光一样,洒落在我的视线内。我深吸一口气,整个脑袋迅速充血。我不禁闭起了眼睛,我感觉牛仔裤里隆起的部分开始有点湿暖。

再次张开眼晴,小玉那有如熟透的哈密瓜的身躯,让整个房间的空气流特着甜滋滋的味道。我俯身朝小玉如樱桃般的鲜唇吻去,我的舌头迫不及待的撬开她紧闭的双唇,一股滑腻的感觉从她的舌尖传来,如一股强劲的电击迅速的贯入我的口中。我全身的毛细孔如蚂蝗接触到血液时急切的张开。

我就像一个贪婪于蛋糕的小孩一样,疯狂的吸吮着那颗诱人的樱桃。

我几乎是咬着小玉的唇了。在两片舌头的交缠中,我紧紧含住小玉的舌尖,整个人跌至前所未有的快感里。啊!即使世界在这时毁灭我也不在乎了,就在这种天旋地转之间,我感觉到自我的唇逆流动着一股腥鹹的味道,在我与小玉的舌头上游晃着。

是血!是我在流血,天啊:小玉竟然这幺兴奋。我笑了,一种抽象的甜蜜与实际的轻微痛楚,在我的痛感神经与R複合区之间游蕩。也许我就是需要这种略带暴力的激情。

我开始激动的往小玉的唇咬去,小玉惊呼了一声,鲜红的血液从她的嘴角汨汨泛出,一如她腓红的脸庞。小玉紧闭着双眼,表情流转着无限的痛苦,在她皱起的眉宇之间,我可以了解到那种病楚。但我却在她的嘴边发现了一些满足的曲线,那上扬的弧度好像是小玉正在品尝某种甜点似的。在她抵住的唇间画出一道饥渴的临界线,那是对慾望的渴求。血淋淋的,绝对原始的,不带一丝价值的,唯有两个躯体的联结才能解释一切的渴求,我满意极了...这家伙还真是有一套!我笑着把日记盖了起来。小林端来的咖啡已经冷掉了。不过这倒好,不加糖的冷咖啡格外有提神的功用。我拿出联结于电脑的麦克风。

「十一月二十六日。」我略清了一下喉咙:「陈一智有一套独特的美学系统。」我停了一下,突然不晓得怎幺接下去,我取消了录音功能,这家伙的报告比我想像中还要棘手。

不过,我倒是很满意刚才那句话。陈一智真的有一套自己的美学系统,对这一点我很好奇。从他描写与易青玉在虚拟实境中做爱的过程来看,他的思绪很清楚、很有条理,不像一些其他的色情狂一样充满低俗的乐趣。我在他的文中,还没有看到任何器官的描写,我看到的反而是他的自制力,也就是在那样激烈的情慾中,他所表现出来的是一种美,是对性的讚赏。我想陈一智的教育水準一定不低,能运用文字到这种程度的,想必对文学有一定程度的兴趣。

当然这纯属推论,而且或许是很幼稚的推论。为了証明我的想法,我从电脑里找出了陈一智的档案。

「果然没错!」我有些振奋,因为电脑上显示他的学历是硕士。

当然这并没有什幺了不起,硕士的学历只不过是証明他的确接受过高等教育而已。现在没有硕士以上的学历根本找不到工作。

这让我想起我老爸,也许是他对自己人生不得意的感慨感染到我吧!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他的失意,他常埋怨自己为什幺没有唸硕士,大学毕业一点也没有用这一类的话,其实他一点也没有错,错就错在他生错时代。

我在唸大学时,曾看过以前政府的教育文献,以前大学生的地位有些像现在的博士,也就是在我老爸唸书那个时代。后来教育部进行了一连串的教育改革,学历便像拉长红的绩优股一样直线飞升,进而使台湾成为世界上教育水準最高的地方。当然,后果就是满街的硕士找不到工作。

好奇怪!怎幺会想到老爸呢!这十年来我很少想到他的,我连他长什幺样子都快想不起来。但是现在竟然这幺清楚的想起牠的样子和他的声音,好像自从我十岁那一年他跟一个妓女出走之后,他在我心中就渐渐的消失了。起初我还有些恨他!恨他抛弃了我和老妈。但到后来我连恨都懒得恨了。因为我实在无法恨一个没有五官﹝或者说是五官模糊的﹞的人。到现在,我反倒有些同情他了,因为跟我老妈那种人相处,连我都想一走了之。

我想这干嘛!我摇摇头,重新把思绪定在陈一智的身上。

我刚刚才想到一个问题,为什幺这家伙不用光碟书写系统,反而要用较落后的笔呢?这种十几年前的工具,除了一些艺术工作者使用以外,几乎没有什幺人使用了。

哇靠!莫非他真的把性当做是艺术!还是他只是单纯的标新立异而已。以前在杜会学理论中有提过一种人叫反叛者,这是针对他们反社会的价值观而言,但我却没有把握把陈一智归类于这些人之中。

这真是一大挑战,在我所有研究的案例中还没有这样令我犹豫的情形发生。但是我却没有任何一点生气的感觉,反而有的是更多的兴奋,我不知道性交的感觉可不可以类化,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现在我一定就像小林所说的那样亢奋不已。

我打开陈一智的日记继续往下读。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中文字幕乱码免费_中文字幕一本到无线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