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和她的儿子 - 艾丽丝和她的儿子

艾丽丝和她的儿子

杰克‧哈珀站在傍晚的阳光下看着从公路中间离去的卡车捲起的尘土,卡车
通过砂石路面时发出刺耳的的声音。杰克深深地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他的新家

两个星期以前杰克的爸爸得到了一个任命,担任布伦特伍德的这个小镇上的
一家新的电气工厂的经理。杰克的爸爸根本没有考虑他的家人是否愿意搬家,无
论如何,杰克只有十六岁,在许多事情上他都没有发言权。但是杰克的妈妈却向
杰克的爸爸明确地表示了她的不高兴,因为在这事上杰克的爸爸事先并没有同她
有所商量。经过了几天紧张的争论,结果他们还是搬到了这裏。
杰克走进了厨房,这个新家总让他感觉有几分奇怪,这并不只是因为刚刚住
进来的缘故,在一个星期前他们刚到这儿时,杰克就注意到这所房子有一些怪异
的气氛,他向父母指出了这一点,但是他们告诉他那只是他的想像。或许是吧,
杰克心想。这所房子以前是作为一所度假房,在他们到达之前这所豪华的房子已
经被加固过了。
「嗨,甜心,」从他的身后传来一声温柔的女性声音,杰克转身看见他的妈
妈正弯下腰準备打开一个放餐具的盒子。
艾丽丝‧哈珀已经接近四十岁了,但是她那明豔的脸庞,捲曲乌黑的长髮以
及匀称的身材使得她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她正在做着家务,只是看着
她的新家考虑应该怎样进行装饰就已经让她感觉很厌烦了,这种情绪完全佔据了
她的内心。她微笑着看着她英俊的儿子,想着他已经很快地长大了,每一次看到
他,似乎都觉得他又长高了一些,他现在的身高甚至已经超过了他的父亲,艾丽
丝想他大概已经超过六英尺高了。
杰克回应了她的微笑,他无法不用欣赏的眼光去看他母亲的身体。她纤薄的
棉质T恤下的乳房明显地向前突出,当她蹲下去从脚边的盒子裏拿出一些餐具时\
,他的腹部升起了一些兴奋的感觉,阴茎轻微地抽动了一下。儘管他知道对自己
的母亲产生性的慾望是不对的,但是从一年前他的青春期开始时,他就无法停止
那种想要与自己的母亲性交的小小的幻想,这种想法总让他感觉非常地火热。
「嗨妈妈,爸爸在哪﹖」杰克说,他走到冰箱旁拿出了一些澄汁。
「你知道你的父亲,杰克,他总是在书房裏忙于他的电脑。」
「是的,爸爸总是这样,需要我帮忙吗﹖」他问。
「不用了,我能处理。谢谢你儿子。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去找一下泽皮
,它在一个钟头以前不见了,我一直没有再看到它,可能会在楼上的什幺地方。
」泽皮是一只家猫,对于搬家它也显得很不乐意,在到这儿的路上它就在笼子裏
不断地用尖叫和嘶声来表达了它的不满。
「好的妈妈,」杰克回答说。他走出了厨房向楼上走去。
杰克到达楼梯的顶端时,他听到了泽皮从楼梯口的另一边传来的叫声,杰克
走到角落裏,发现屋顶小阁楼的梯子被放了下来。真可笑,他想,谁会到那小阁
楼裏去呢﹖他正感觉奇怪时,泽皮的叫声又传了过来,这次他能肯定是从阁楼裏
传出的。真该死,这只猫可能被什幺东西卡住了,杰克心想,他开始爬上了梯子

阁楼裏很黑,而且非常潮湿。杰克站在梯子的顶端抻手去拉了一下电灯的拉
线开关,没有作用,杰克又拉了一下,仍然没有什幺反应。
「泽皮,快过来,」杰克喊道,他等了几秒钟,但是什幺声音也没有听到。
杰克爬进了阁楼,站在了地板上的碎木材上,然后他听到了从阴影裏传来的沙沙
声响。该死的猫在戏弄我,杰克心想。
「泽皮,快滚过来,有大量的小猫想取代你的位置,如果你……」杰克感到
有什幺东西爬上了他的小腿,钻进了他的裤子裏,他能感觉到尖利的爪子抓进了
他的皮肤,他匆忙地抬起腿来用力地摆动了几下。然后他感觉什幺东西的牙齿咬
进了他的肉裏,他尖叫了一声,身体失去平衡,跌到了地板上。他感觉那东西继
续向他的大腿上爬去,最后停留在了他的大腿根部。因为内心的恐惧,杰克躺在
那裏不敢移动分毫。过了一会儿,一双尖利的牙齿咬进了他的阴囊,当剧痛通过
他的身体时,杰克再次大叫了一声,然后他晕了过去。
两个小时以后,杰克醒了过来。他现在躺在他的新卧室中的新床上,稍稍有
些虚弱的感觉,喉咙感到难以置信的乾涩。
「杰克,你还好吗﹖」是他的父亲,卡尔,站在床边弯下腰看着他的脸。
杰克抬起头看着他的爸爸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
「究竟发生了什幺事﹖我和你妈妈听到你的尖叫,然后发现晕倒在阁楼裏。

「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有什幺东西攻击了我,」
「攻击你﹖儿子你吃错药了吧﹖」杰克的爸爸回答说,他开始生气了,卡尔
总是感觉杰克是一个有些狂野的孩子,或者只是妈咪的小男孩。事实上卡尔的内
心隐约有些卑鄙的想法,认为他的儿子是一个放蕩的男孩,卡尔并不很喜欢他的
儿子。
「吃错药﹗爸爸,有什幺东西咬了我,因此我跌倒在楼板上并撞到了头。」
「那就让我看看你被咬过的伤口﹗」卡尔要求道,他觉得自己应该给杰克一
些关心。
「并不是很严重爸爸……真的。」杰克突然想起他被咬伤的地方正好在他的
阴囊,想到如果真的显示给他父亲看的话,那是一件很令人困窘的事情。
「好的,那就这样吧,」卡尔说完站起身走出了房间。杰克感到有些疲倦,
他脱下的衣服躺进了床裏。五分钟以后,他的妈妈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来,她的
一只手裏端着一个放满热水的木碗,另一只手拿着一些纱布和膏药。
杰克看着她的妈妈走进了房间,她已经换下了T恤和牛仔裤,穿上了一件夏
装。当她朝着床边走过来时,杰克能够从她的衣服在腿侧的开口处瞥见她美好的
大腿,杰克感觉自己又变得有些火热了。
「甜心,你的父亲说你被咬伤了,可以让我看看伤口吗﹖」艾丽丝关心地问
道。
「妈妈,真的没事,只是有一些搔痒,」杰克说。
艾丽丝向她的儿子弯下腰,把手放在他的额头上检查他是否有些发烧。
「你可能会因此而被传染上什幺病的,因为你试图扮演一个典型的男人,现
在让妈咪看一下。」艾丽丝记得她曾经从报纸上读到过,在附近的一个年轻人因
为被什幺东西咬过,而在几个月以后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不过她已经记不清具体
的事件了。
杰克能够闻到她妈妈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当他深吸了一口气时,一股柠檬味
的芳香充满了他的鼻子。
「妈妈,我有些困窘,不知什幺东西爬上了我的大腿,咬到了我的……呃…
…阴囊,让你看那儿令我感觉有些不适。」
「杰克,在我随时看到你的裸体的时候并没有过去多长时间,我过去经常为
你洗澡,记得吗﹖现在如果有什幺东西咬了你,那幺把伤口清洗乾净是很重要的
!」
「但是妈妈,我……」
「杰克﹗」他妈妈生气地说。
杰克大声叹了口气,把床上的被子慢慢移开,露出了他赤裸的下身。
艾丽丝告诉自己这只是她的儿子,而且以前她已经看过了他的裸体,但是现
在他已经长大了。儘管想到这是她的儿子,她仍然忍不住地注视了一下他的男性
象徵。她感觉十分地惊奇,他已经完全成长成了一个年轻男人,他的阴毛浓密而
粗厚,捲曲地环绕在他软垂着的巨大阴茎周围,她刚好能够看到他阴茎顶端的包
皮中露出的红色的龟头。
「那幺是什幺地方被咬了,甜心﹖」艾丽丝问,她没有看到任何牙印。
杰克用手托起他的阴囊并把它转向左边,向他妈妈显示了他的阴囊的侧面,
那儿有两排清晰的深红色的牙齿印。
「哦,我可怜的宝贝,妈咪会好好照顾你的。」艾丽丝嘴裏咕噜着,她坐在
了床边,把一块纱布蘸了一些热水,然后她把手伸向她儿子的下身托住他的阴囊
,开始为他清洗伤口。
当第一滴热水滴在伤口上时杰克的身体抽动了一下,那儿并没有流多少血,
不过却非常地疼痛。杰克再次闻到了他妈妈身上的芳香,这是一种令人迷醉的性
感的香味,他试图想一些别的事情,转移心中升起的小小的兴奋的幻想。他看向
他的母亲,当坐在床边时,她穿着的衣服被拉了起来,大腿已经露出了一半,杰
克无法把自己的目光从她绷紧的深色的长腿上移开。他幻想着自己的手硬顺着她
的大腿向上移动,一直到达了他妈妈的内裤……不知不觉中,杰克的阴茎开始勃
了起来。
艾丽丝最后一次把纱布擦过了她儿子的伤口,看起来并不是很严重,只是伤
了一点皮,她转向放在杰克身旁的桌子上的碗边,从纱布包裏拿出了一块膏药,
当她转身準备把膏药贴上杰克的伤口时,她看到杰克的阴茎已经完全地挺了起来
﹗艾丽丝发出了一声可闻的惊呼,她儿子的阴茎是那幺地坚硬,从根部环绕着的
阴毛中间挺出的肉棒非常地粗大,她能够看到一条蓝色的脉络从根部一直延伸到
了顶端,现在他的龟头已经完全从包皮裏露了出来,充血的红色巨大龟头轻微地
颤动着。艾丽丝什幺也不能做,她只是看着他的儿子躺在那儿,他挺起的阴茎离
她只有几英吋,不知不觉中,她的舌头伸了出来,在她的嘴皮上舔了一下。
杰克听到了他母亲的轻呼声,看到她低头看着他完全勃起的阴茎,他的感觉
简直好极了,似乎有一股深深的悸动从他的阴囊升起到达了他的阴茎,使得他的
肉棒轻微地颤动着,蓝色的胫脉已经完全地充血了。他无法确定自己应该做什幺
,他感觉自己的脸已经完全变红了。
「哦,」艾丽丝说,「看进来有人有一点兴奋了,」她试图使自己声音听起
来像是在说笑话,但是似乎并没有达一那种效果。在她的心裏,她很想把目光从
离她几英吋远的她自己儿子悸动的阴茎上移开,但似乎她很难办到。
「噢妈妈我很抱歉,这只是……」
「——杰克,」艾丽丝打断了她儿子的话,「你并不需要道歉,我知道像你
这样的年轻人是很容易兴奋的,你不用为此感到羞耻。或许我为你清洗你的伤口
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我想最好你还是自己把这膏药贴上。」艾丽丝把膏药递
给了杰克,然后开始收拾东西準备离开。
「妈妈,你不会把这事告诉爸爸吧﹖」杰克有些担懮地问道。
「不,甜心,这将是我们之间的一个小秘密。」艾丽丝回答,或者从她儿子
的情况来说,是他们的大秘密,她想。
杰克看着他的妈妈离开,当她向卧室的门走去时,在她薄薄的棉质夏装下的
屁股轻微地摆动着,杰克的眼光一直跟随着她的臀部,他的阴茎再次狂野地抽动
着,几滴精前液从他的龟头上溢了出来,他以前从来没有这幺地兴奋过,他的肉
棒几乎已经有些疼痛的感觉了。
下一天早晨杰克醒得有些晚,阳光从窗外射到了他的身上,他感到有些不对
劲,他的身体有一些奇怪,他身上出了很多的汗,皮肤有些发痒。他伸手在胸前
抓了几下,然后他突然想起昨天被咬过的伤口,他扯开了被子,用手托起了阴囊
,把膏药撕了下来,他看到伤口上很奇怪地露了一些绿色。他能够感觉到有一股
强力的抽动的感觉到达了他软垂着的阴茎上,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很好的感觉
,他现在感到了强烈的慾望。他把手从阴囊上移开,抓住了他的阴茎开始前后扯
动着他的包皮,阴茎几乎立即就变得坚硬了起来。
「杰克甜心,你醒了吗﹖感觉还好吧,我可以进来吗﹖」杰克的妈妈轻轻地
敲着他的房间门问道。
「等一下妈妈,」杰克回答道,他把被子又扯上来盖住了自己的身体。
「好了。」
艾丽丝打开了她儿子房间的门,她又带来了一碗热水和一些纱布。她穿着粉
红色的浴袍,中间用带子繫了起来,这使得她胸前那曲线完美的双乳显得更加突
出。她一边向儿子甜美地微笑着,一边走到了他的床边。
「早上好睡鬼,你令天感觉怎幺样,宝贝﹖」艾丽丝问她的儿子。
「我感觉很好妈妈。」杰克撒谎说,他不想让他母亲担心,他抬头看着她,
脸上带着虚弱的笑容。
艾丽丝坐到了杰克的床边。
「嗨,伤口必须被重新清洗,在发生了昨天的事件以后我认为你最好自己来
洗,」艾丽丝把碗递给他的儿子,但是碗却从她的手中滑落掉到了被子上,热水
立即浸透了被子。
「耶稣﹗」杰克叫了起来,一些热水溅到了他的脖子和脸上,他立即从床上
快速地跳了起来。
「噢上帝﹗杰克你没事吧﹖」艾丽丝冲向了她赤裸的儿子,他正在用一块毛
巾擦去溅在身上的水。
「是的妈妈,我还活着。」
「噢宝贝,我是如此地抱……」艾丽丝突然意识到她的儿子正赤裸裸地站在
那儿,她无法不让自己的眼光看向他的阴茎,她再一次看到了她儿子的勃起,他
的阴茎似乎比昨天晚上更大了,他的肉棒指向了她,像一条蛇一样地摆动着。
杰克跟随随着他母亲的目光,他意识到她正在盯着他坚硬的阴茎,他只能无
助地微笑着。从他被咬的伤口处而来的奇怪的影响使他变得难以置信的火热,他
感觉胃部有些轻微地抽痛,内心深处有一种强烈的慾望,他很清楚现在自己最想
做的是什幺。
「我猜我再次有些兴奋了,哈﹗」杰克说,他的眼光移过了他妈妈的身体,
在这幺近的距离下他能够看到她浴袍下向前挺起的乳头,杰克并不是很确定,不
过他觉得他妈妈自己可能也有些兴奋了。
艾丽丝看上了她儿子的脸,他火热的眼光凝视着她的眼睛。
「我想妈咪现在应该离开一会让你穿好衣服甜心,早餐会在十分钟以后準备
好,」艾丽丝转身準备离开。
「我想今天早晨我最想吃的并不是麦片妈妈,」杰克带着几分邪恶的语气说
,他内心裏强烈的慾火已经使他无法理性的思考应该对自己的母亲说些什幺话。
艾丽丝停了下来,她并不十分确定他的儿子的意思,她转身再次向他微笑,
他仍然站在那裏用火热的目光凝视着她,眼睛裏充满血丝。她的目光并没有完全
集中在他完美﹑年轻的阴茎上,但是她能够从他的眼中看出他内心深处的慾望。
「你想改成鸡蛋和鹹肉吗﹖我本来做了一些煎饼,但是今天早晨你父亲準备
出门去看他的新办公室前把它们吃完了。」
「爸爸不在家吗﹖他什幺时候回来﹖」杰克问。他意识到现在他是单独与他
美丽性感的母亲在房子裏。
「他离开还不到一小时,可能要另一小时以后或者更久才会回来,为什幺你
不出去到镇上去看看呢﹖我听说这儿的商店很……」当杰克向她走过来时艾现丝
停下了她的话,他的眼睛告诉他接下来他想做什幺。
杰克无法停下自己的脚步,他现在已经完全被慾望支配了,他的心脏快速而
有力地跳动着,他的身上渗出了一些汗水,他一直走向他的母亲……
艾丽丝开始慢慢地向后退去,她现在已经知道她儿子想吃的早餐——是她,
他的行动警醒了她,一个儿子想要自己的母亲是不对的,他们是不能够性交的,
这是错误的,如此地错误。但是想到这儿时,她感到自己的阴道中传来一阵轻微
的抽动,这使她感觉有些震惊,难道她升起了想和自己儿子性交的想法吗﹖不,
她告诉自己,这只是一次偶然的事故。
「杰克,或许你应该先去洗个澡,使自己的头脑清醒一点然后再吃早餐,」
艾丽丝慢慢地用稳定的语气说,她一直慢慢地向后朝门边退去,杰克却一直跟随
着她的移动。
「让我说的话,我不想说,只想做。」杰克回答,当他向前走动时,他坚硬
的阴茎轻微地摆动着,充血的红色的头部指向他性感的母亲,一小滴精前液从尿
道口溢出滴到了地毯上。他以前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慾望,他感觉有一把火在他
的阴部燃烧着,他的阴茎的悸动越来越强烈。
杰克突然快速地移上前去抓住了艾丽丝,他用手抓住了她的肩膀旁浴袍的边
缘,用力向两边扯开,杰克能够看到她藏在浴袍下的赤裸的身体,这更加地令他
慾火焚身。
「杰克﹗」艾丽丝有几分震惊,她低头看着她被暴露出来的结实浑圆的乳房
,她红色的乳头已经完全坚硬了。她感觉到冷空气吹到了她阴脣上,不管怎样,
她不得不承认虽然处于这种情况中,她的阴道仍然变得有些湿润了。
「不用担心妈妈,我不会伤害你……只是操你,」杰克嘴裏嘟囔着,他拉着
他妈妈的浴袍很快地把它从她的肩膀上扯下并让它落到了地板上,现在他性感的
母亲已经完全赤裸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不甜心,我们不能……这是不对的,」艾丽丝说,她匆忙地冲到她儿子的
床边,抓起被子裹住了自己的身体。
「哦妈妈,不要在戏弄我了,你知道你自己也想要这样,现在就让我们越过
那些高尚的道德,来做一些骯脏的事情。」
艾丽丝震惊了,她以前从未看到过她的儿子有这样的行为和语言,也许是因
为搬家所带来的压力吧,她想。
「杰克请别这样,我知道你想做什幺,但是我是你的母亲,我们做这种事是
不对的,它是错误和下流的。」
「妈妈,现在我们说了太多的话,却没有足够的行动。」杰克又抓住了他的
母亲,用力地把她推在了床上,他没用多少劲就把她抓紧的被子扯了过来并把它
扔在了身后,现在她母亲的裸体又再次展现在了他的面前。他把她向后推倒,把
双手放在她的身体两侧,用他充满汗水的火热的身体把她压在了床上。
艾丽丝抬起头看着她的儿子,她看到了他眼中燃烧的慾火,上帝,她想,他
马上就要操我了,这使得她的阴道再次抽搐了一下,这次并不是一次偶然事故。
杰克低下头,用他的牙齿咬住了他妈妈右边的乳头。
「噢﹗」艾丽丝呜咽着,她无法平歇自己的慾念,她的乳头非常的坚硬,已
经变得十分地敏感了。
当一阵强烈的性快感的热浪通过她的身体时,艾丽丝闭上了双眼。然后她向
下看着她的儿子对她右乳头的舔吸,她无法真正地相信这事真的发生了,她知道
她的儿子是不会停下来的,至少在他的精液射进了她的身体以前不会。
「杰克请不要,我们不能……唔,」当杰克把他的手移向她的另一只乳房并
慢慢地按摩着时,艾丽丝呻吟了起来,当他的舌头玩弄着她的右边乳头时,他的
手指拧着她左边的乳头。
「放……放开我……停下……这……,」艾丽丝呜咽着,她感觉到她儿子那
非常坚硬的阴茎挤压进了她左腿的内侧,精前液已经粘上了她的皮肤。
杰克的头开始向她母亲身体的下方移去,他的嘴一边工作着一边向她的阴户
移动,他一路轻轻的咬着她的皮肤,舌头从肚脐的下方舔到了她稀疏的阴毛边缘

艾丽丝感觉着他火热湿润的舌头一直移到了她的阴部,然后她湿润的阴脣感
受到了他火热的呼吸,她向下方看去,正好看到她的儿子把他长长的舌头伸向了
她的阴道,她张开了双腿以适应他。
艾克把脸贴上了他妈妈的阴户,把他的嘴脣放在了她的阴脣上,然后伸出舌
头开始慢慢地舔过她覆盖在她阴户周围的小小的折皱,他立即应品嚐到了从她那
湿透了的阴道中流出的粘绸﹑湿滑的淫液,然后他把舌尖放在了她肥厚的阴脣间
开始进入她的阴道。
「噢上帝﹗」艾丽丝大声地呻吟着,她已经记不起上一次被舔吸阴道是什幺
时候的事了,卡尔当然不喜欢做这事,但是很明显她的儿子非常喜欢。当性的愉
悦再次通过她的身体时,她用力地弓起了背,双手抓住床垫,身体在床边蠕动着。

杰克开始把他的舌头深入到了他妈妈湿润的阴道内部,当他把脸紧紧地贴在
她的阴户上时,她的一小块阴毛摩擦着他的上嘴皮。他妈妈的阴道非常地紧,这
令他有些惊奇,不过现在杰克真正想要做的事是寻找他妈妈的阴核。
「噢……唔……是的﹗﹗」当感觉到她的儿子的舌头用力地压上了她的阴核
时艾丽丝尖叫了起来,她现在把床垫抓得是如此地紧,以至于她的指关节已经变
成了白色,她的头从一边向另一边摆动着,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当她感觉着他
的儿子用他的舌头塞入她的阴道的每一个细微的运动时,她感到高潮已经开始在
她的身体裏建立了。
杰克意识到他母亲现在的反应主要是因为他刚好舔到了她母亲那紧硬的阴核
,他来回移动着舌尖给那小小的肉瘤更多的注意,他能够感觉出她母亲的阴道每
一次的抽动,都会溢出更多的汁液流到他的舌头上,知道他妈妈的高潮已经快要
来了,这是首先进入他内心的想法。
「唔杰克﹗﹗……更多,舔它……更多地舔它。」当杰克继续逗弄着她的阴
核时艾丽丝呻吟着,从她的下腹建立起的高潮大约就快要释放了,她把手移了下
去放在她儿子的头上,把他的脸更深入地推进她的阴部。
杰克开始放慢了对他妈妈阴核的舔吸,想让她的性快感拖延一下。
但是对于艾丽丝来就这已经太晚了。
「噢是……呣……是的……是的﹗﹗」高潮通过了她的身体,艾丽丝尖叫着
开始把头用力向后扯去,身体在床上狂野地扭动起来,她以前从未有过如此强烈
的高潮,她感到她的阴道汁几乎是爆发了出来,快感冲出着她的脊髓,背后的肌
肉一块块地强烈颤动关,她的下身体用力地向上耸起,用她的跨部把她一生中唯
一的儿子托起了一会。
「呣……上帝﹗……是……是的……」当高潮终于完全地通过时,艾丽丝只
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她闭上了眼睛静止了下来,嘴裏像一只狗一样喘着粗气,汗
水从她和身体上滴了下来。
在艾丽丝在高潮过程中,杰克持续舔吸着他妈妈的阴道,她的淫汁从阴道中
流出覆盖在了他的脸上,现在已经从他的下巴开始向下滴落,他慢慢地从他妈妈
的阴道中抽出了舌头,发出了一阵吧微的吮吸声,他把手移到脸上揩去了那些鹹
鹹的汁液。
「我认为你非常地享受这事,是吗妈妈﹖」杰克带着纯洁的语气问道。
在艾丽丝还没有回答时,已经能够听到一辆汽车开进了车道的声音。
「哦不﹗」艾丽丝尖叫了一声,从床上跳起冲到了窗前,她结实的臀肉在晃
动着,她向外看去时正好见到她的丈夫把车子停在了屋子前面,她转身看了看放
在她儿子床边的时钟,现在是下午的12点过5分。
「耶稣﹗」艾丽丝尖叫着跑过去捡起了她的浴袍。杰克看着他性感的妈妈跑
过房间,他看到她的乳户上下晃动着,当她移动时,她的臀部从一边摆向另一边
,他的阴茎仍然坚硬地挺立着,他渴望能够释放他的慾火,但是他的父亲打断了
他的计划。
艾丽丝穿上了浴袍,没有再看儿子一眼,她飞快地从他的房间跑进了浴室。
在她的丈夫进入房间前,她已经快速地梳洗了一番。
杰克躺回了床上,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用手抓住了长长的肉棒开始上下拖
动着它。
杰克最后从他的卧室裏出来时已经是几个小时以后了,在经历了一次长长的
手淫后,他进入浴室洗了个澡然后走下了楼,他发现他的父亲正坐在餐桌旁做着\
一些资料整理的工作。
「嗨爸爸,妈妈在哪﹖」
「嗨儿子,你母亲出去散步去了,她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杰克很惊奇他的母亲在早些时候被他舔吸过阴道以后,还能走到哪儿去。
杰克的父亲站起身来把资料收集在一起放进了他的公事包裏。
「儿子,我现在必须回去工作了,你能照看一下你的妈妈吗。今天下午她看
起来有些奇怪,她需要一些辅助说明,使她能儘快地适应这地方。」
「当然了爸爸,无论如何,我想在一些事情上妈妈是非常需要我的辅助说明
的。」杰克微笑着回答。
卡尔离开三十分钟以后,杰克的妈妈回来了。她去了当地的商店,事实上她
试图在大脑中忘记今天早晨所发生的事,她仍然不十分相信她被儿子舔吸而得到
了高潮,这种感觉非常地美好,但这事是如此地错误。艾丽丝把食品袋放在餐桌\
上开始打开,这时她听到有声音从背后传来,她转头见到她的儿子正靠着门框站
着,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有些邪恶的微笑,就像一只刚得到奶酷的猫,这使得艾丽
丝有些恼怒了。
「杰克,关于今天早上所发生的事情我想解释一下,你已经看到我有一点…
…」
「——一点性充动,我猜你想这幺说妈妈,哦我自己现在就有点充动了。」
杰克说,他朝着他的母亲走去。她现在穿着明亮的夏装,肩部繫着两根很细的带
子,收缩的腰带显示出了她美好纤细的腰部和丰满的胸部。
「杰克﹗耶稣,如果你愿意听我说完的话,我想说我永远也不想再重複今早
发生的事。」艾丽丝严厉地说,但是杰克仍然向着她走去,他明亮的眼睛裏燃烧
着慾火。
「上帝,宝贝不要,我们不能,我们只是不能……」当杰克站到艾丽丝的面
前时她停止了话语。
杰克把他的手放在他妈妈的左脸颊上,顺着她的脸向下抚摸着,滑下了她的
脖子,最后到达她胸部的上方抓住了她的前面的衣服,他扯着那薄薄的布料用力
向自己的方向拉了过来,衣服上方细小的带子很容易就被拉断了,衣服落到了他
的手中,显露出他妈妈完美﹑结实﹑浑圆的双乳。
「噢﹗」当她的儿子用猛烈地扯开了她的衣服上面的部分时,艾丽丝发出了
一声心叫。
杰克把手放到他妈妈的右乳房上直到乳头变得坚硬起来,然后他用左手把他
妈妈的衣服拉了下去,他的右手顺着她的身体向下移动,手指轻轻的触摸着她的
皮肤。
艾丽丝闭上了眼睛,背向后靠在了餐桌上,当她儿子的指尖跳动着通过她的
皮肤时,一丝性的快感通过了她的身体。
杰克把他妈妈的衣服扯下了她的臀部,然后让它滑下了地板落在艾丽丝的脚
踝周围。杰克欣赏着他妈妈成熟的肉体,她现在身体唯一还穿着的是一条紧贴着
她的跨部的白色的内裤,他又再次闻到了早些时候他曾经闻到的从他妈妈的身体
上散发出来的新鲜的﹑柠檬般的香味。杰克低下头开始吮吸他妈妈的左乳,同时
他的双手滑到了她内裤边缘的带子上。
「唔……呣——。」当他的儿子技巧地逗弄着她的乳头时,艾丽丝开始呻吟
起来,她用双手抓紧了木桌的边缘。她现在已经无法再做任何事来抗拒她的儿子
了,现在已经太晚了,无论他想做什幺事情,她都会让他做下去,她也知道她自
己将会非常享受这事。
杰克把手指插入他妈妈的内裤裏开始慢慢地把它拉下了她的大腿,一直到达
了她的膝盖才放开了它。然后他用双手抓住了他妈妈的臀部,很快地把她从地面
上托起,向后放在了坚硬的餐桌上,桌了发出一阵摇晃,使得他妈妈的乳房在他
的脸前上下跳动着。
「噢﹗」当儿子把她抬上桌子时,艾丽丝心叫了一声,她的臀肉结实地落在
了冰冷的餐桌上,她向后躺了下去,张开了双腿,让他的儿子能够使用她的阴户
,现在就差他那巨大﹑坚硬的阴茎进入她了。
看到他妈妈的行为,杰克微笑了起来,他想着他不得不用一些强迫的手段才
能得到她,但是她似乎也想让他操她。现在他妈妈双腿大张地躺在了他的面前,
他盯着她那性感的身体,能够看到她粉红色的阴脣和周围环绕成三角状的黑色捲
曲的阴毛。杰克很快地拉下了他的运动短裤,他坚硬的阴茎从他的裤子裏跳了出
来,红色的头部在厨房的明亮的光线下闪着光,他移向了他赤裸而轻微喘着气的
母亲。
艾丽丝年看着她的儿子向她移过来,巨大的男性象徵在他的身前摆动着,她
能够看到它下面绷紧的阴囊,她正好看到了上面的伤口,现在那伤口看起来有些
淡淡的绿色,就像是天生的一样。
杰克抓住他妈妈结实的臀肉的上部,当他準备进入她时,他的手指深压进了
她鲜嫩的臀肉裏,当他慢慢地引导着他的阴茎移向他妈妈的阴道时,他的龟头摩
擦着她的大腿内侧。
艾丽丝很快地脱下了她儿子的衬衣,让它落到地上,他现在赤裸裸地站在了
她面前,他年轻绷紧的身体非常地匀称,他有些瘦削,这使得他巨大的阴茎与他
身体的其余部分显得不太谐调。当看着她的儿子阴茎触及了她的阴脣外侧,一滴
象牛奶一样的白色精前液溢了出来,她感觉到了阴道中的抽动,艾丽丝再也无法
等待了,她现在唯一的渴望是需要他儿子的阴茎填满她的阴道。
「你现在就要操我了吗﹖」艾丽丝带着几分催促的语气问。
「如果你坚持的话妈妈,」杰克一边回答着,一边把他妈妈拉向了他,他的
阴茎滑进了她湿润绷紧的阴道。
「噢——﹗」当艾丽丝感觉到她的孩子把他的阴茎塞入了她时,她呻吟进来

杰克把阴茎更多的部分塞入了艾丽丝的阴道中,他妈妈的阴道感觉非常的美
好和绷紧,他感到她的阴道壁紧紧挤压着他的肉棒。
从她儿子结实的肉棒塞入她的阴道时所传来的令人惊异的感觉几乎使艾丽丝
晕了过去,她现在完全躺在了餐桌上,抬起了双腿环绕上了她儿子的臀部,锁紧
在他的背后,然后她把自己的身体向前扯去让她儿子的阴茎完全进入了她。
「哦……杰克﹗﹗当杰克的阴茎全部进入她的裂缝时,艾丽丝尖叫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杰克和他的妈妈什幺也没做,两人都喘着粗气,他们的额头上
开始溢出了汗水。杰克看着他的母亲,脸上露出顽皮的笑容,他低头给了她一个
法式的亲吻,同时他很快地把阴茎几乎完全抽离了她湿润的阴道,接着又快速地
插了进去,他的肉棒摩擦着他妈妈阴道内侧的肌肉。
「是的……噢……是﹗﹗」艾丽丝的尖叫声打断了他们的吻,他的儿子开始
操她,他的阴茎在她湿润的阴道中进进出出时,发出了一阵阵很小的声音。
当杰克用他的阴茎在她妈妈绷紧的阴道中进出时,餐桌开始发出吱吱的响声
,他抓住她的屁股用力扯向他的跨部,他看了一下他妈妈的脸,她已经闭上了眼
睛,头仰向了后方。他们的性交变得更加的激烈,快感的电流刺激着艾丽丝的身
体,她捲曲的长髮向后落下,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
「呣……呣……哦……是的……是的﹗」杰克巨大的阴茎进出着进,艾丽丝
发出一阵阵的叫声。
「你喜欢……呃……这样吗妈咪﹖」杰克问道,他加快了操弄的节奏,猛烈
地向前推送着他的阴茎。
「是的……噢……唔……妈咪很喜欢这样……」艾丽丝喘着气设法回答了他
,她的背已经完全躺在了桌子上,她的双手抓住了桌子的边缘,让自己的身体在
光滑的表面上前后滑动着。
当杰克再次进入他的母亲,使得她又发出兴奋的喘息声时,他把双手放在了
她身体的两侧,倾下自己的身体,更加地贴紧了他的母亲。他们充满汗水的火热
的肉体通过中间的联繫成为了一个禁忌的结合体。
杰克低下头开始用舌头舔吸他妈妈的左边的乳头,他感觉精液已经在他的阴
囊中聚集起来,知道自己不用多久就会爆发出来了。
「噢……是的……再快些宝贝……快一点……」艾丽丝催促着。
杰克照他妈妈的吩咐,阴茎更快地进入她,他嘴裏像一只动物似的咕噜着,
继续用他的阴茎冲击着他赤裸的母亲。
艾丽丝再也无法把持了,她的高潮在她的身体裏爆发了。
「噢……上帝……是……是的﹗﹗」艾丽丝大声地尖叫着,在几秒钟的高潮
中,她的整个臀部从餐桌上举了起来,狂野地扭动着,她的双脚紧紧的贴住了她
儿子的大腿。
当他的母亲开始出来时,杰克又继续操弄了几下,当环绕着他的阴茎的阴道
壁开始拉紧着他开始射精了,他用力把屁股向上挤去,火热﹑粘绸的精液喷射进
了他妈妈的阴道。他紧紧地闭上眼睛,发出一声很大的呻吟,感觉着射精的愉悦

几分钟以后艾丽丝和她的儿子仍然静静地躺着,他们都用力地喘着气,汗水
从他们的身体上不断滴下到了餐桌上。杰克低头看着他的母亲,她仍然紧闭着双
眼,回味着高潮的余韵。杰克微笑了一下,然后把他的阴茎从她的身体裏抽出,
他的肉棒上覆满了他妈妈光滑的阴道汁液,有一些滴落到了他妈妈脚下的衣服上

强烈的高潮完全过去以后,艾丽丝的心中又开始升起悔疚的感觉,她操了自
己的儿子,她自己的血肉,而且她还非常地享受甚至愿意接纳这事,但是这是如
此地错误。她抬起头看着杰克,他微笑着回应了她,他的眼光在她的身体上游动
着,她又向下看向他的阴茎,看到它又重新开始充血,变得坚硬起来。艾丽丝有
些害怕,她知道如果她的儿子想要再次操她的话,她将无法抗拒,她匆忙地爬起
了身子,捡起落在地上的衣服,推开她的儿子,冲出了房间。
杰克转身看着他性感的母亲离开了厨房,当她冲向门时,臀部的肌肉上下颤
动着。杰克的阴茎又再次变得坚硬,他又一次想到了他刚刚得到的背德的性交,
但是这对他并没有什幺困扰,他仍然想再次操她。
几小时以后杰克的父亲回到了家,他和艾丽丝享用了一顿美味的晚餐,卡尔
注意到他的妻子显得很沉默,似乎在想着什幺事情。
「你还好吗,甜心﹖」卡尔关心地问。
「是的,我只是有些累了,这真是烦忙的一天,你知道我现在想的是去洗一
个澡,」艾丽丝回答,她试图不让自己的声音显露出她在隐瞒着某些事情。
「那你去洗吧,不用担心清理餐具的事,我会处理的。」卡尔对他美丽的妻
子微笑着说。
艾丽丝拧开喷嘴的龙头开始脱衣服,她已经有几个小时没有看到她火热的儿
子了,她想知道他会去什幺地方,对于早些时候发生在厨房裏的事情,她感觉非
常的悔疚,她必须向杰克叙述他们所做的事是多幺的错误。
艾丽丝正要脱下她的胸罩和内裤时,浴室外面传来了敲门声,艾丽丝以为是
卡尔想问她一些事情,因此她走过去放开门锁,打开了门。门外站着杰克,他的
眼睛热地看着她,他只穿着运动短裤,艾丽丝向他的下身看去,她能够看到他巨
大的突起把他的裤子前面撑了起来。在艾丽丝能够做任何事前,杰克已经用力挤
进了浴室裏,他把门从身后关了起来。
热水不断从水管中流出,浴室裏开始充满了蒸汽,杰克再次感到完全地强烈
慾望,他觉得他的阴茎快要爆炸了,他现在能够并且也乐意使用的唯一女性是他
自己的母亲,他并不在意他的父亲正在楼下,可能会听到将要发生的事。
「杰克﹗甜心,无论你心裏想些什幺,都不能让它发生,先前的事件是一个
错误。我知道我并没有试图停止你,这是不对的,但是你应该理解我们的行为是
如此地错误,」艾丽丝小心地告诉她的儿子,她能够看出他想要再次操她,而且
现在她刚好能够控制这种情形。她的眼光扫过了她儿子裤子前面那淫亵的突起,
艾丽丝知道如果接下来的几秒钟她不能让她的儿子离开浴室的话,那幺她将经历
另一次的下流的遭遇。
杰克站在那儿倾听着他妈妈的言语,不过他真正做的事是在欣赏他妈妈性感
的身体。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奇妙的胸罩,把她的乳房向内和向上托起,他能够看
到她的乳头推挤着那薄薄的材质,她的内裤很小,而且很紧,已经被拉下来了一
点,因为一些捲曲的阴毛已经从内裤顶端露了出来。他舔了一下嘴皮,阴茎挤压
着运动短裤的前面已经有些疼痛了。
「那幺準备再次上床了吗,妈妈﹖」杰克带有修饰的语言问道,在让他的妈
妈能够回答以前,他移了过去。
艾丽丝知道已经太晚了,她无法抗拒她的儿子和他粗大的阴茎。
杰克抓住他妈妈的胸罩前面,用力把它从她的身上扯开,带有弹性的带子发
出断裂的响声,他现在必须快速行动,没有时间做前戏了,当他看着他妈妈的乳
房剧烈地在她胸前抖动着,深红色的大大的乳头坚硬地挺立着时,他几乎开始咆
哮了。
艾丽丝把手向下移到了大腿上,潮湿的热汽使得她深身都出汗了,她感到她
的阴道开始抽搐了起来,即将发生的事情令她完全的兴奋了。
杰克跪了下来舔着他妈妈的内裤前面,他的舌头伸了出来,摩擦着艾丽丝的
阴部坟起,然后他的手移向内裤的鬆紧带快速地把它拉到了她的脚踝,他深深地
吸了口气,嗅着眼前她妈妈已经被唤醒了的阴户所发出的芳香,然后他又站了起
来。
艾丽丝把手伸向她儿子的运动短裤开始把它拉了下来,她儿子的阴茎从裤子
裏跳了出来,肉棒非常地坚硬而粗厚,头部直接指向了她,等待着她的注意。艾
丽丝难以坚持地抓住了杰克的阴茎,她跪了下来,把它塞入了她的嘴裏,她的嘴
脣移过了长长的肉棒。
杰克把手放在他母亲的头后把她压向了自己的阴茎,他感觉到他妈妈湿润的
舌头舔过了他的龟头的下侧。
艾丽丝并不在意给她的儿子一个口交,她用右手抓住了肉棒,用嘴巴含住了
它的上部开始饥渴地吮吸起来。她的舌头沿着阴茎的下侧跳动着,她感觉到肿胀
的龟头抵紧了她的口腔内壁,她更加用力地舔吸着。
「噢……上帝,妈妈这感觉太好了,」杰克咕哝着,他低下头微笑着看着自
己的亲生母亲对他的阴茎的舔吸。
当她儿子的阴茎已经有大部分进入时,艾丽丝的头开始上下运动起来,她的
嘴脣紧贴着他粗大的肉棒,虽然她并不想让他现在就射精,她希望他一直坚硬,
这样他就能够再次操她的阴道。
杰克感觉他的阴囊开始抽紧,当他的妈妈湿润的嘴巴吮吸着时,阴茎变得更
回加粗大,他感觉着她湿热的舌头在下侧的舔吸,他把手穿进了他妈妈潮湿的头
发,浴室裏现在完全被蒸汽充满,他的身上举溢出了大量的汗水。
艾丽丝感觉出了他儿子阴茎的抽动,她张开嘴巴把阴茎释放了出来,她重新
站了起来,拉起她儿子的手,把他带进了沐浴间裏。
杰克跟着他火热的母亲进入了沐浴间,温暖的水流开始冲走了他们身体的汗
水,但是去充不去他们的慾火。杰克抓起他妈妈的双腿把她举了起来,靠在了沐
浴间的隔板上,然后他把她的身体降了下来,让她的阴道口对準了他的阴茎,然
后让她自己慢慢地落下去。
「哦……呣……」当儿子僵硬的阴茎刺穿了她时,艾丽丝呻吟着。看到样克
的肉棒在她的阴道中消失,她把双腿环绕在了她儿子的屁股上开始慢慢地升起自
己的身体然后又落了回去。当杰克的阴茎再次滑进去时,她紧绷绷的阴道壁使它
能感觉到肉棒的每一英吋,她把头仰向后面呻吟起来。
「噢……﹗﹗」艾丽丝叫着,杰克的阴茎深深地探索着她的阴道,她慢慢地
前后移动她的身体回应着她儿子的每一次抽插,热水溅在他们纠缠着的身体上面。
杰克用力抓紧他妈妈的大腿,当他把阴茎推挤进入她时,他让她滑了下去,
然后他把她抬起一点,接着再次让她落下,他的阴茎很容易地在他妈妈湿润的通
道中进出着,强烈的刺激使得他感觉自己已经不能持续太久了。
「哦……操我宝贝……呣……操我……更快,更快地操我﹗﹗」艾丽丝催促
着,她从来不会告诉她的丈夫更快地操她,但是她却準确地告诉她的儿子怎幺操
她。
「用力……噢……就是这样……呣……用力……噢,」艾丽丝大声叫了起来
,她忘记了她的丈夫现在正在楼下,她已经完全迷醉于这色情的行为中,她紧紧
地抓住她儿子的臀部,指尖陷进了他的臀肉裏,推挤着他让他的阴茎更加有力地
进入她的身体。
「噢上帝﹗﹗」艾丽丝大叫着,张开的嘴巴被灌了满口的热水,她把水喷到
了她儿子的身上,她感觉她的阴道开始狂野地抽搐起来,当他的儿子保持着对她
进入时,另一次强烈的高潮开始在她身体裏建立。
「快,操我,操妈咪。」艾丽丝说出了她从来者没有想过她会说出的语言,
她的乳房摩擦着她儿子的胸膛,在这强烈的刺激中,他们的身体挤压在了一起。
艾丽丝闭上了双眼,咬住了下嘴脣,她知道自己的高潮就快要释放了。
听着他母亲淫蕩的语言,杰克变得更加地火热,他以前从来没有听到过她说
过这样的话,他看着他妈妈美丽的脸,一股水流通过了她的身体,她咬紧了她和
下嘴脣,他看着水流下了她的乳房,她的深红色的乳头坚硬地挺立着。他们的身
体继续紧贴在一起,杰克一次又一次地把阴茎深深扬长插入他自己的母亲,当他
的高潮快要来时,他感觉他的阴茎几乎要爆炸了,他的屁股狂野地向前耸动,他
的阴茎变得更加地肿胀,在他妈妈的阴道中抽搐了起来。
当他火热的精液开始喷射出来时,艾丽丝感觉到了他儿子的阴茎在她阴道中
的肿胀和抽搐,她感觉她的阴道爆发了,她自己的高潮也开始了。
「噢上帝……是的……是的……是——的﹗﹗」艾丽丝用尽可能大的声音尖
叫着,她感觉她整个的身体开始狂野地颤抖了起来,她的阴道紧紧地夹住了她儿
子的阴茎,当他的阴茎继续把火热的精液在她的阴道中喷出时,她感觉到更加强
烈的性愉悦,她紧紧地闭上眼睛,感觉着这难以置信的性快感冲击着她的身体。
「哦宝贝﹗﹗」艾丽丝咕咙着,她流出的阴道汁液覆满了她儿子的阴茎。她
用力把自己的身体贴紧了她的孩子,最后一次高潮的兴奋刺激通过了她悸动着的
阴道。
当杰克最后一滴粘绸的精液喷射进他妈妈的阴道时,他的阴茎继续着对她的
阴道的冲击,他感觉他几乎能够再次操他的妈妈。然后,在浴室的门外起了敲门
声。
「艾丽丝,你还好吗﹖」卡尔问道,他在楼下听到了浴室裏的叫声,他担心
是否他的妻子伤到了自己。
听到卡尔的声音,艾丽丝慌乱了起来,她是如此地迷醉于这强烈的性交中,
以至于她忘记了卡尔正在楼下。她推开了她的儿子,让他的阴茎从她湿润的阴道
中滑出,然后她跑出了沐浴间。
「是的甜心,我很好,」艾丽丝回答。
「可是我认为刚才我听到了你的尖叫声,」卡尔关心地说。
「不,我只是在唱歌,没有什幺。」艾丽丝撒了个谎,希望她的丈夫会相信
她的话。
「哦,好吧。我现在準备上床睡觉了。」
「好的,甜心,我几分钟以后就会直卧室。」艾丽丝鬆了口气。
「从现在起我将每一天都要让你像这样唱歌,妈妈。」杰克在他妈妈的身后
说,他的手穿过了她的臀沟,然后他把手指移到了她的腿间开始摩擦着她的阴脣

「呣……一定,一定。」艾丽丝微笑着说,她感觉着她的儿子的手指对她的
阴脣的摩擦,当性的刺激使她的阴道抽搐进来时,她开始再次变得湿润了。
(全文完)

 牢记此站,不怕找不到x站 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中文字幕乱码免费_中文字幕一本到无线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