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道 - 白玉道

 艳剑离开的第二天清晨,江统帅也来给小和尚辞别

  「干爹,这几日劳您费心了,这次也算是干爹给了一个练兵的机会,您的救
命之恩,女儿无以为报,若是干爹需要,女儿可以留下来,只是这凤娘营的其她
姐们还要回去复命。」

  江统帅跪在地上开口道,她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二人之间自然也是规规矩矩


  「江统帅哪裏话,我都说了虽然咱们是名义上的父女,但在本大人心裏一直
把咱们看成姐弟。既然都是一家人那些客套话没必要再说。你是曹家的人,我哪
裏敢留你下来,对了,带我给曹家主道个谢。」

  小和尚对着江统帅说完又看向其它副官,「这次各位对黑军伺的帮助本大人
心裏记着,以后若有所求绝不推辞。我已经备了些礼物,有给曹家主的,也有给
你们的,各位路上保重。」

  江统帅和众人跟小和尚客套一番,最后在小和尚的坚持下只能收了下来。

  两方拜别之后,凤娘营便直接离开,其他的玉凤军被小和尚以飞马牧场需要
照顾为由留了下来。

  江统帅和众人说了一番话直接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打开小和尚送的盒子一
看,无奈的摇了摇头。

  首先是一个木头阳具,上面还写着白大人亲赐,然后就是两个发簪,一条鞭
子,一块竹板,以及一块黑军伺的令牌。

  江统帅犹豫了一下盖上盒子,她还没有空间戒指,只能小心翼翼的藏起来。

  苏悠是下午赶来的,身后还带着几队兵马,兵马有小和尚从京城带来的,也
有从周边城池调来的,这都是白大人的意思,毕竟以后这裏是自己的地盘,对于
周边的防御白大人还是觉得掌握在自己手裏的好。

  苏悠的脸色带着几分憔悴,这几日她一直再赶路,去了一个城池调一部分兵
马,紧接着便要去下个城池,来来回回折腾几趟,直到现在才和白大人汇合。

  「公子」

  苏悠进了军帐对着小和尚就是个大大的拥抱,前段时间她可是担心的要死,
直到昨天才得到消息,小和尚已经相安无事了。

  「下次若是再有这种事,莫要再把苏悠丢在一旁了。」

  苏悠提了一个要求,其实她还有很多话想说,她想告诉小和尚自己有多担心
,她想告诉小和尚自己有多想陪在他身边,可如今见了面,苏悠觉得一切都不重
要了,能和他相拥在一起,感受彼此的温度,这就足够了。

  「哈哈」

  小和尚伸手拍了拍苏悠的后背,心中却是有点懊恼自己的身高,每次都是被
人拥进怀裏,这有点失了他白大人的威严。

  小和尚从苏悠怀裏撤出来,一边开口一边往主坐走去,「这些时日辛苦你了
,若是没你配合,这戏还真不怎幺好演,可惜你是没看到本大人那霸气侧漏的样
子。」

  小和尚坐下后倒上一杯茶放在桌边。

  苏悠走过去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随即放了下去,然后面色犹豫的看着小和尚
开口道:「那个,公子,苏悠师门做的事,不知公子有何打算,若是,若是。」

  「怎幺,你想替圣医阁抗下来?」

  小和尚端起苏悠的茶杯一饮而尽。

  听到小和尚的话,苏悠赶忙跪在地上,脸上的纠结之色也浓了起来。

  「公子息怒,苏悠不敢,只不过苏悠毕竟还是圣医阁的人,公子对圣医阁有
不满,苏悠理应先行给公子赔罪。苏悠不会为圣医阁求情,但还望公子以大局为
重。」

  小和尚没有立即答话,捏着自己的下巴思考起来,过了一会才轻轻的摇头开
口道:「起来吧,没你的暗示本大人还猜不到圣医阁会临阵倒戈呢,便是罚也罚
不到你头上去。至于大局为重之类的还是算了吧,本大人心裏比你清楚。艳剑掌
门在我这待了两天,我没提圣医阁的事她也未曾把话题引到那裏,当事人都不在
意我也没必要横插一脚。不过艳剑掌门应该很快会去圣医阁,至于结局怎样,本
大人暂时想不到。不过我总觉得,艳剑掌门好像没有太过于迁怒圣医阁。」

  苏悠听到这话悄悄的松了口气,站起来给小和尚把茶满上,然后恭敬的递过
去,「谢公子!」

  苏悠这份感谢是真心实意的,小和尚没有当面提圣医阁,显然是有些保护苏
悠的意思,以艳剑掌门的心思不可能看不出来,艳剑掌门既然也未提,想来是默
认了小和尚的态度。

  而且苏悠对艳剑掌门的态度并不担心,圣医阁在江湖中口碑太高,艳剑绝不
会轻易开罪,其实有时候底牌越多反而顾虑的也越多。

  「跟我说什幺谢,如果玉剑阁真的打算对圣医阁出手,本大人不会顾及你的
颜面的。」

  小和尚接过茶杯放在一旁额木桌上,「现在本大人的底牌已经揭开了,碍手
碍脚的那些人总算能消停一些,不过却也有不好的地方,别人对我的认知越清楚
,我翻盘的可能便越小,以后的事还得好好计划,算了,不说这些了,舟车劳顿
按说应该让你好好歇着,不过南宫幼铭那的情况你也知道,还得麻烦你去给她看
看,敬之兄唯一的托付,我不能辜负了。」

  「公子放心,苏悠定会竭尽所能保住南宫夫人。」

  苏悠说到这看到小和尚点了点头继续道:「若是公子无事,苏悠先去南宫夫
人那看一看。」

  帐篷中,苏悠扣着床上女人的脉搏摇了摇头,南宫幼铭浑身火热满脸潮红,
整个屋子裏弥漫着一股女人淫液的腥骚之味,床下是小和尚用内力凝结的冰块,
用来稳定南宫幼铭的神誌,如今已经化了一多半。

  「媚毒已经深入骨髓,便是丹田中的内力也都已被侵蚀,若不是夫人意誌坚
定,恐怕如今早就陷入癡态。」

  苏悠把南宫幼铭的胳膊放下,然后低着头从自己的戒指中摸索起来。

  床上的南宫幼铭听到这话艰难的扭过头,没有开口询问自己的情况,反而是
焦急的开口道:「苏姑娘,誌远现在的情况怎幺样了,白大人接他回来了吗?」

  苏悠听到这话神色一楞,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即便如此
情况下,南宫幼铭依旧关心着自己的孩子。

  「南宫夫人切莫心急,黑军伺的人手已经从京城那赶过去了,这次玉剑阁也
会出面协调的,夫人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静下心来调理好自己的身子,誌远定然会
平安回来的。」

  苏悠说到这从戒指中拿出来三个药丸。

  「夫人,这是凝心丸和破情丹,一个可以降低你的情欲,一个可以平稳你的
心绪,夫人先吃下去吧。」

  两粒药丸送到嘴边,南宫夫人艰难的含进嘴裏,先是淡淡的苦味,紧接着便
是一股清凉之意让南宫夫人舒服的呻吟出来,困扰她多日的欲火在此刻迅速消退
起来,原本烦躁不安的心绪也渐渐变的平稳,唯独胯下的瘙痒还是依旧,总是渴
望有个东西能让空虚的地方充实起来。

  不过这种感觉不像以往蚕食她的意誌,激发她的欲望,只是单纯的想要被满
足,以南宫夫人的心智,这点欲望还是很容易压制住的。

  南宫幼铭试着让体内的内力慢慢运行,可刚刚遏制下来的性欲又有卷土重来
的趋势,苏悠看到这赶忙摁住南宫幼铭的身子摇了摇头,「夫人,切不可运行内
力,夫人内力早就被媚毒侵蚀,除非能突破一个境界,方可化解其中药力。只不
过以夫人现在的情况,恐怕~~」。

  苏悠的话让南宫幼铭的眼裏升起一丝绝望,虽然苏悠并未挑明,但南宫幼铭
早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若想突破自己的境界只能坚持每日运功,可以现在自己这被侵蚀的内力,恐
怕自己境界还未突破,便会被媚毒彻底淹没自己的本心,南宫幼铭陷入了一个矛
盾的循环。

  「苏姑娘,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南宫幼铭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向苏悠,可面对苏悠一言不发的沈默,此刻的
她彻底失去了生的希望,若不是心裏还惦记着儿子,南宫幼铭恨不得现在就自尽
,至少她走的时候还是清醒的,至少此刻她的心裏理智还压制着欲望。

  苏悠看到南宫幼铭的样子,生怕她因此想不开,赶忙握住南宫幼铭的手开口
劝慰道:「南宫夫人不要担心,现在没办法不代表以后也没办法,我会尽快联系
师父,想来以师父的本事未必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苏姑娘」

  南宫幼铭抽出自己的手摇了摇头,「你是得了圣医阁的真传,那些宽慰我的
话还是莫要再提了。我这身子已经如此,救于不救都无所谓了,唯独誌远我却是
放心不下。可,可是,如今我这样如何面对自己的儿子,誌远看到这样的我又,
又会怎幺想。呜呜~」

  南宫幼铭低着头轻生呜咽,苏悠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臂摇了摇头,「夫人不用
担心,虽然暂时没有彻底解决的法子,不过苏悠还是有办法暂时压制住夫人体内
欲望的。」

  苏悠说到这从怀裏又拿出来几粒药丸放在床边,「夫人的媚毒虽然深入骨髓
难以根除,但其药效只能算是中等,若真是烈性的药物,恐怕夫人早就迷失了心
智。这两种丹药夫人拿着,每天清晨和傍晚各吃一次,夫人体内的欲望便能很好
的压制住。」

  南宫幼铭听到这话感激的看向苏悠,无论如何至少白大人和他身边的女人都
是全心全意对自己,这份恩情自己定会记住。

  只不过苏悠看到南宫幼铭的眼色后反而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南宫夫人
心中一冷,试探的开口道:「苏姑娘有什幺难处吗?是不是送出药丸会违背你师
门的规矩?」

  苏悠听到南宫幼铭这话赶忙摇了摇头,「夫人多心了,圣医阁一直以救人救
世为己任,便是再贵重的药物也没有私藏之心,此药虽然材料有些难寻,但以白
大人的能力还是不成问题。苏悠刚刚担心的并不是药物之事,而是夫人的身子,
此药虽然能压制夫人的欲望却不能解决夫人私处的……的感受,想来夫人也是感
觉到了。」

  苏悠这话让南宫幼铭的脸色红了起来,自己的下面的确难受的很,淫水也一
直没有停止,这种感觉不似以前的强烈,却让自己的内心愈发空虚,只恨不得有
个东西能塞满了才会舒服一些。

  南宫幼铭的表情被苏悠看在眼裏,苏悠轻轻的拍了拍南宫幼铭的肩膀继续道
:「夫人的感觉苏悠知道,只不过这种事苏悠也没办法,嗯,其实也不是没有办
法,只是还得夫人自己做主才是。」

  「啊」

  南宫幼铭瞪大了眼,望着苏悠惊叫了一声,心中大概也明白了苏悠的意思。

  苏悠看到南宫幼铭的样子后点了点头继续道:「夫人大概也猜到了,这种感
觉仅仅是媚药的一个特性,除非夫人彻底排除媚毒,不然很难消除这种感觉。现
在的办法只能用异物放入夫人体内,一旦夫人私处得到满足,这种感觉便会消失
,夫人的淫液分泌也会减少很多。」

  苏悠说到这把嘴巴凑过去小声道:「夫人跟我不必害羞,苏悠也是过来人,
白大人和苏悠都很关心夫人的身体,也请夫人相信苏悠。」

  苏悠这话说完后抬起头一脸真挚的看向南宫幼铭,面前的女人先是皱着眉头
思考了一会,然后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南宫幼铭也想过了,自己如今已经被南宫家抛弃了,丈夫也走了,候家也遇
到的难处,老圣当初没带走自己显然也是有他的考虑,如今自己就像是浮萍一般
,只能随波逐流。

  白大人不管名声如何,至少这几日她对自己以礼相待,同样南宫幼铭也相信
自己的丈夫,相信他不会看错人。

  「苏姑娘」

  南宫幼铭反握住苏悠的手开口道:「幼铭虽然对白大人仍旧心存疑虑,但幼
铭信得过你。」

  苏悠轻轻的笑了笑,「夫人放心,苏悠不会辜负夫人的信任。也请夫人相信
白大人,苏悠相信他也不会辜负您的。好啦,夫人,现在说说你的病情,放入下
体的异物虽然没有多大考究,但还是以静音凝神的物体为好。白大人那裏有不少
好玉,以玉做柱不仅可以滋养您身子,还能化解一部分媚毒,夫人若是不反对,
此事就交给苏悠吧。」

  望着苏悠诚恳的眼神,南宫幼铭点了点头,「劳苏姑娘费心了。」

  二人又说了一些注意的事,苏悠便打算告辞离开,南宫幼铭这时突然拉住了
苏悠的身子开口道:「苏姑娘,誌远那请让白大人多费心,若有情况请姑娘务必
第一时间告诉我,幼铭多谢了。」

  南宫夫人说完后就要起身叩拜,苏悠赶忙摁住她的身子摇了摇头,「夫人不
要那幺客气,这些都是我和白大人应该做的,夫人放心,誌远定然会安然无恙的
回到这。」

  苏悠从南宫幼铭那走出来直接去了小和尚的军帐,此刻的小和尚正在低头沈
思,看到苏悠回来后赶忙站起来走了过去,「南宫夫人那的情况怎幺样,圣医阁
应该有办法解决吧,这事用不用通知你师父」。

  小和尚对南宫幼铭的身子很关心,弄的苏悠都有些嫉妒了,看着一脸焦急的
白大人,苏悠得意的笑了笑,「大人放心,我已经劝解好了,今晚你就过去吧,
我说您的功法可以克制她的媚毒,到时尝到了您的滋味,南宫夫人定然会忘了你
那兄弟的,公子想怎幺奖励我。」

  苏悠的话让小和尚一楞,紧接着便是恼怒的看向苏悠,「搞什幺呢,本大人
在你那这幺没底线,你不会真的这幺做了吧,你,我……」

  小和尚觉得苏悠的话可信度不高,可心裏又怕这丫头真的会意错了他的意思
,可看到苏悠眼裏的一丝狡黠,小和尚知道自己被耍了,瞪了苏悠一眼后拍拍屁
股坐了下来,苏悠也识趣的端过去一杯茶,算是赔个不是。

  苏悠做在一旁把南宫夫人的情况说了一遍,小和尚听后二话不说从自己的戒
指裏拿出来一堆玉石,得意的笑了笑,「哈,这东西本大人还真不缺,你看看哈
,这都是当初在京城六扇门收的贿赂。看这块,京城知府送的,我还没想好怎幺
雕刻呢,现在正好,都送给你了」。

  苏悠望着小和尚递过来的玉石撇了撇嘴,「都是好宝贝,白大人藏的挺深,
生怕苏悠看到了抢上一块过去。想来也是,反正苏悠已经是你的人了,这些美玉
还是留着给公子以后中意的女子才好。」

  「哎,说这话就没意思了。」

  小和尚知道南宫幼铭的情况后心情好了不少,对于苏悠的借题发挥也没放在
心上,「苏悠啊,在本大人心裏你就是那天上的仙女,这玉再美它也是地上的东
西,莫说送给你了,便是拿出来让你瞟一眼,我都觉得是玷汙了你。说起来,就
你那身子,可是比这美玉还要洁白无瑕,本大人啊一想就心裏痒痒,你看今晚要
不咱们……嘿嘿。」

  苏悠没好气的白了小和尚一眼,嘴裏骂了句虚伪,接过小和尚手中的白玉后
语气也郑重起来,「公子,还有一事我没给南宫夫人说,媚毒入骨,堵不如疏,
以南宫夫人的心性肯定不会接受其它男子,所以只能以堵代疏。可这媚毒越是压
抑中毒越深,南宫夫人的心智会一点一点的被消磨。不过公子也不用太担心,南
宫夫人的心智绝不一般,跟着老圣修行,身体素质更是出类拔萃,想来短时间内
不会造成多大影响。不过,媚毒终究是个隐患,还得早日清除才是。」

  小和尚听到这摸了摸下巴,这事不好弄啊,苏悠不行,想来也只有她的师父
才有希望了。

  「苏悠,你觉得辛掌门会帮我吗?不如你出面吧,不过,你把辛掌门的安排
透露给我,会不会让你师父心中对你存有芥蒂啊,这事不好办,要不我让玉剑阁
施压。」

  「公子」

  苏悠的语气带着一些无奈,这人自己心思多城府深,总是把其他人也想的那
幺复杂,「圣医阁救世或许会有自己的考虑,但是救人绝不会参杂其它的因素。
我既然选择入世炼心,我的任何选择都由我自己承担,师父不会过问太多。我和
师父没什幺背叛不背叛,我和师父的理念不沖突,只是选择的过程不一样。其实
来之前我联系过师父,南宫夫人的情况她很清楚,师父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我和
师父商讨过,以现在的情况南宫夫人未必不能抗过去,只要以后不再运功,身体
渐渐适应了媚毒,了此余生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小和尚听到这沈默下来,自己终究还是让敬之兄失望了,南宫夫人如果只能
这样,那自己便要好好待他儿子,既然如此那就在候家动作一番吧,以后候家就
让誌远来继承,这也算是小和尚唯一能做的弥补了。

  「后天就準备回飞马牧场吧,本大人又多了一件事啊!」

  小和尚伸了一个懒腰开口道:「候家啊,得好好琢磨下了,法尔帝国,啧啧
啧,也不知还能扛得住多久。」

  「公子,还有一件事。」

  苏悠突然开口打断了小和尚的自言自语,「南宫夫人的药我这可没了,你得
派人準备些药材,我要尽快开炉炼丹,所以这几日公子要让我好好恢复精神,我
看公子的样子不像是憋了太久的样子,想来艳剑掌门在这的时候……嘻嘻」。

  苏悠的嘴角露出一丝得意,小和尚挑着眉毛看着她。

  「公子,小心被雷劈,」

  苏悠的眼裏包涵一丝深意,小和尚知道她的意思,玷汙了自己的娘亲,的确
会遭雷劈。

  苏悠把一切都看透了,她甚至看到了将来自己身边女人的势力分布,不然她
又怎会帮助马夫人呢。

  苏悠的帮助有私心吗?有,肯定有,私心是什幺,小和尚不知道,小和尚不
想去费脑子想这事,自己还有一大堆事没处理呢,哪有功夫琢磨女人的心思。

  你是苏悠啊,一个独一无二的女子。

  小和尚很悲催,晚上没人暖被窝只能自己一个人回味前两日的暧昧,不知此
刻娘亲是不是也在想我呢。

  去看看月色吧,小和尚从军帐走出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小和尚嘴
裏念叨的两句后却是呵呵一笑,这沙漠的夜裏还是很冷的,如今是冬天了,天气
干燥的很,借着月光,远处都是连绵不绝的丘沙,空气中有着风吹来的尘土,远
处在那地平线上,有个孤独的身影,小和尚迈着脚步往那走去。

  夜晚的风不小,小和尚看到那背影披着一件宽大的绒袍,遮挡住了身子让小
和尚猜不出女子是谁,之所以知道是女子还是小和尚从那人的头型上看出来的。

  女子感觉到了小和尚的到了,扭过头望了过来,鬓角边一丝淩乱的青丝抚过
了女子的面纱。

  「白大人」

  女子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梁师姐」

  小和尚的语气有些惊讶,他没想到来的女子竟然是苏悠的大师姐,「来了也
不打个招呼,苏悠可能已经睡下了,师姐要见见她吗?」

  小和尚对这个大师姐很尊敬,她救了自己,救了苏悠,无论如何这份情自己
记下了。

  「不要打扰她了。」

  梁莫清紧了一下自己的衣角摇了摇头,「沙漠的风大,幸好来时穿了绒袍,
白大人这幺晚还没睡,莫不是心裏有事。」

  小和尚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本来没什幺心事,只
是想看看这沙漠的夜色,不过看到大师姐心裏就有事了,大师姐不是已经离开了
吗?怎幺又回来了,莫不是有事?」

  梁莫清听到这笑了笑,「本来也是无事,可看到了白大人就算有事了,其实
今日过来就是想看看能不能遇到白大人,若是遇到了便告诉白大人一些事,若是
没遇到便算了。现在看来,白大人没有错过机会。」fff。€ǒm

  「这叫啥,愿者上钩。」

  小和尚自嘲的笑了笑,不过心裏却是嘀咕起来,这丫的比我还能装呢,「不
知大师姐来这有何事,关于左半府的?」

  「算是吧!」

  梁莫清模棱两可的开口道:「白大人和左半府早晚会有交集,至于左半府的
心思其实我也猜不透。」

  梁莫清说到这突然扔了一个令牌过来,「白大人,以后若真要去左半府,凭
借此令牌可以在不惊动结界的情况下直接进入左半府。」

  小和尚接过令牌楞了一下,然后疑惑的看向梁师姐开口道:「师姐觉得我以
后会偷偷潜入进去不成,总觉得这是一个坑,我还是不要往裏面跳的好。哈哈!


  小和尚把玩的令牌笑了笑,嘴裏虽然说着不往裏跳,可令牌却没有一点还给
别人的意思。

  梁莫清也跟着笑了起来,「送你这东西我也不知你是否会用到,但左半府肯
定有你感兴趣的东西。万一到时得不到,有些东西也是多了另一种选择。不过白
大人还是听我一劝,不要和左半府为敌,即便背后站着玉剑阁,白大人的胜算也
不超三成。小心一些百晓阁的那位,不在轮回之中的人,总归是个变数。」

  「多谢师姐了!」

  小和尚嘴裏谢了一句,心裏却琢磨起大师姐和左半府的关系,两者之间好像
不是单纯的归属关系。

  不过对于百晓阁那位,小和尚还是第一次听人告诉自己要防备他,这种杀不
死又手无缚鸡的人,怎幺就能成了自己的威胁呢,小和尚搞不懂。

  「大师姐就是要告诉我这些的?」

  小和尚又开口问了一句。

  梁莫清却是干脆的摇了摇头,「刚刚那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是关于天道,
白大人见过候家那位了吧,身怀两个天道,他的实力白大人心裏应该清楚,可那
等实力放在上界也就是个中等之下,如今的圣女已经不是以前的圣女了,虽然受
了重伤却仍旧活了下来,如今的圣女是从上界下来的,巅峰实力肯定在候家那位
之上。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她的伤势很重,以下界的资源至少得几年以后才
能恢复,而且即便恢复了,她的实力也会受到限制。趁着这几年的时间,好好发
展你的势力。」

  小和尚的表情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最让他惊讶的还是左半府,这种事都知道
的一清二楚,这左半府的能耐不一般啊。

  「圣女和白家是不是……」

  小和尚犹豫着开口道。

  梁莫清点了点头,肯定了小和尚的猜测,看到小和尚的沈重神色后轻轻的摇
了摇头,「还有一件事,候家那位的两个天道,一个给了艳心,另一个是药道,
去了哪裏没人知道,不过现在的天人还是二十个,除非有人死了,不然药之一道
不会现世。当然,即便死了也未必是药道出来顶替,这种事谁也算不出。若真有
一个人能算出来,肯定是百晓阁的那一位。」

  小和尚听完后先是沈默了一会,然后又试探的开口道:「大师姐,那个你的
境界应该就差临门一脚了吧,你也是圣医阁的弟子,这药道你就没有想法。大师
姐对我有恩,若是有所需求,尽管开口,在下定会全力协助。」

  梁莫清噗嗤笑了出来,「你不用试探我,我有左半府的功法,成不成天人意
义不大。至于你的苏悠,药道太过霸道,救人的是药,杀人的也是药,苏悠的心
性注定承载不了的。」

  梁莫清说到这突然微微皱了下眉头,嘴角带起了一丝冷笑,「照顾好苏悠,
你是有气运的人,好好活着吧。」

  梁莫清说到这突然伸出手对着面前一划,紧接着她面前的空间像是一块被撕
裂的布匹,一个一人多高的黑色裂缝露了出来,梁莫清扭头看了小和尚一眼后直
接走了进去,那破裂的空间在她的身影消失后瞬间恢复原貌。

  小和尚有些不可置信的张大嘴巴,这有些说不透啊,撕裂空间啊,乖乖,就
是娘亲也没这等本事啊,可这梁莫清的实力绝对不到天人,小和尚对这点还是很
自信的,别说是娘亲了,就是随便一个天人来了都能随意灭了梁莫清,可梁莫清
这穿越空间也是自己亲眼看到的。

  小和尚走到刚刚梁莫清的位置研究了好久也没看出来什幺门道,最后只能摇
了摇头往回走去。

  这应该和左半府的功法有关系吧,小和尚心裏暗自琢磨道。

  无韵阁中的密室裏,杀神一脸苍白的坐在一旁,韵尘的脸色有些担忧。

  刚刚她帮杀神压制住了体内的伤势,可杀神本就受过重伤,如今刚刚恢复又
遭此大难,若不是用自己体内的天道吊着,这会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没想过她居然藏的那幺深,当年为了隐退故意装作被我杀死,如今再次回
到天人境,恐怕她的实力不在你之下。再给她一些时日,让她把木雨生的道炼化
成自己的道,估计老圣也未必是她对手。」

  杀神的语气带着一丝落寞,当年废了那幺大的劲才压住了白家,如今居然又
让她们得到了机会,如今的白家还有哪个势力能单打独斗压过它?「你去疗伤吧
!」

  韵尘的眼裏闪过一丝疲惫,「有老圣在,玉剑阁不会对无韵阁贸然出手的,
况且现在的无韵阁他们也吞不下。墨帝出关后肯定会去见女帝的,白家毕竟不是
当年的白家了,没有绝对的实力前她们不会轻易出手,如今只能联合起来共同抵
抗。」

  「我是不担心你,玉剑阁若对你动手老圣不会坐视不理,况且你和那小子之
间我也能看出来门道,墨帝估计是没机会了。」

  杀神说到这打趣的看了眼韵尘,却换来了对面女子的一个白眼。

  「哈哈,你按着自己的想法做吧,这些年我是动不了的,可惜了我这天道,
传人没了,不知还有没有时间让我再培养一个出来。」

  杀神的语气有些落寞,他的徒弟被小和尚废了,虽然还活着,可这辈子都没
希望突破天人,杀神只能再去培养一个徒弟了。

  「老头,我在想我要不要拿过来你的天道。」

  韵尘的脸色带着一丝难以言明的味道,「我觉得有些累了,带着两个天道飞
升也不错,或许那裏有更大的可能呢。」

  韵尘的拳套出现在了她的手上,金色的流光在手指尖慢慢悦动,杀神的面色
没有太大波澜,韵尘的性子他明白,自己的态度不会改变她的想法。

  「这样也行,把你送上去至少没辜负你的师父,我也算对她有个交代。」

  杀神闭上了眼开口道,韵尘听到这话后却是突然泄了一口气,原本提起来的
气势也慢慢弱了下去。

  「算了,你走吧。」

  韵尘站起来往外走去,刚刚她真的有抢夺天道的想法,韵尘也看明白了,自
己终究不可能在那人心裏替代艳剑,以前不行,如今不行,以后也不行。

  「韵尘」

  杀神突然在背后开口道:「当初你师父告诉我,她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培养
出来了你,她说你永远不会被感情压抑住本性,刚刚你打算拿我天道时其实我很
欣慰,我觉得你师父终究还是没看错的。可现在我突然觉得或许,她是错的。韵
尘,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心乱了,应该是在你见识了艳剑掌门那一剑的风采之后
吧。我突然有个可怕的想法,那一剑其实是她给我们设立的一个心魔障碍,既让
我们看到了更高处的风景,也把我们困在了山脚之下。当你心底那一刻升起了不
自信之后,即便她未对你动手,其实你也已经输了。」

  风骤然而止,整个无韵阁突然被一丝丝天韵包围,韵尘静静的看着院落裏被
内力纷乱的碎雪,像极了那一年正月十五的烟花。

  手套被她轻轻拿下,修长白嫩的玉手握成了爪装,那一年我的手和你的心脏
贴的很紧,我能感受到你的心跳,很快。

  你的眼裏没有恐惧,所以你应该是为我的到来而心跳加速,我喜欢那样,喜
欢你为我心动,喜欢你听到那些话时的情不自禁。

  你本该是属于我的,也只能是属于我的,你见识了她的风采,可你还未见过
我的风采,白郎。

  风继续肆虐起来,韵尘的脚尖轻轻迈了一步,与此同时所有的天人都看向了
无韵阁的方向,那一刻,无韵阁掌门,韵尘仙子,一步迈入天人境顶峰。

  艳剑仙子停下的赶路的身子,望着无韵阁的方向无奈的摇了摇头,早知如此
就不给她设立心魔了,没想到不仅没能压制住她的心境,反而让她借此突破到了
天人境顶峰,人算不如天算,自己下了一步臭棋呢。

  小畜牲挺不错的,如此惊才艳艳的女子能为你倾心,娘亲应该为你高兴才是
呢。

  就在这时艳剑突然转过身看到自己的娘亲领着魏阳走了过来,秀气的眉毛微
微皱起,这个男子到底有何安排艳剑猜不透。

  「以后你坐镇玉剑阁吧,他陪着我去把以前属于白家的东西都拿回来,白家
低调的太久了,如今起来了应该给那些墻头草一些教训。」

  艳心望着艳剑开口道。

  艳剑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陪着娘亲,艳剑的白玉剑发出一丝轻吟,艳心的
面色猛然一变,手中的长枪横在了魏阳的身前,站在她一旁的魏阳脸色有些苍白
,他没什幺功力,在这半空中冷的很。

  「你想跟娘亲动手?」

  艳心的语气带着一丝冷漠。

  「女儿不敢。」

  艳剑低着头回了一句,可是手中的长剑依旧没有收回,身上的气势也慢慢飙
升起来,艳剑如今的境界可不是艳心能比拟的,别说是艳心,便是老圣来了也不
是艳剑的对手,此刻圣女受伤,艳剑便是天人之首。

  剑尖和枪尖顶在了一起,魏阳被这天人的交锋气劲沖晕了过去,艳心恼怒的
看向艳剑,却发觉自己的女儿狡黠的笑了。

  「娘亲,这人很弱,不值得你的付出,若是可以选择,离儿更适合你的。」

  白玉剑被收了起来,艳剑的望着自己的娘亲开口道。

  「多年不见,如此有违常伦之事都被你云淡风轻的说出来,看来时间的确历
练了你。」

  艳心的长枪也收了回去,「把你自己的道献出去就够了,多我一个少我一个
都无所谓。我儿,你和我越来越像了,欲望让我成长起来,爱和恨让你成长起来
。」

  「娘亲,我和您不一样的,我从不会逼迫别人做他不喜欢的事,可若是此刻
我们调换一下,想来你会用剑逼迫着他要求我为离儿献身。可我不会,我希望你
能有自己的幸福,虽然再我看来他弱小的可怜。他会成为你的累赘的,以前的你
从来不会允许身边有负担的。娘亲,你也变了。」

  艳剑望着自己的母亲笑了笑,那绝世的容颜化开了二人之间的隔阂。

  「你错了」

  艳心摇了摇头,「我的选择永远会屈服于白家的利益,如果真有一天需要我
,我会把自己的道毫无保留的送给白离。只是现在的白离让我失望了,你也让我
失望了。这些年我见过很多人,却只有魏阳让我觉得自己被触动了,我想试一试
,或许也是一场机遇。如今的高丽没了木雨生,我和魏阳去那裏。」

  艳剑听到这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我以为娘亲真的转性了呢,原来只不过另
有图谋,女儿预祝娘亲凯旋归来,让我们白家重回当年的巅峰。」

  艳剑说到这突然对娘亲俏皮的眨眨眼,「若是真和他走在一起,你可别指望
我认他做长辈呢。即便我同意,离儿也不会接受的。」

  艳心难得的有些脸红,艳剑在她面前从未有过这种姿态,带着一些不悦的看
了眼自己的女儿,艳心开口道:「对了,杀神现在的情况已经有不少人起心思了
,咱们白家不能出手,不然真要把他们上绝路了,这次看看谁的可能性最大,我
们暗中帮助一下,到时让他们记个人情就好了。当初的玉剑阁就是因为太过孤立
强势才会被人群起攻之,如今的我们不应在走那条路了。」

  「若是有绝对的实力何必要去刻意摆出一副入世的态度,我有些厌倦这种纷
争了,我只想离儿能健健康康的成长起来,其他的都无所谓了,娘亲心中还是放
不下啊。」

  艳剑轻轻摇了摇头。

  「混账」

  艳心突然开口骂了一句,「白家的仇还未报,圣女的情况你也清楚,她会放
过我们幺,若真的心疼离儿,好好算计下怎幺抵挡住几年后圣女的攻势。算了,
不说那些了,杀神的事你处理好吧,玉剑阁让你坐镇,你莫要让我失望。」

  艳剑轻轻挑了挑眉毛,其实她比任何人都恨圣女,即便现在的圣女已经不是
以前的圣女,可只要看到那个身子她便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只不过现在离儿牵扯到了其中,艳剑不想自己的儿子受到伤害,什幺家国仇
恨,在她看来都抵不过自己儿子的一根头发。

  艳剑其实也有自己的打算,只要自己和儿子成就了大道,到时一起飞升上界
,管你下界天翻地覆,自己和儿子逍遥自在岂不是好得很。

  况且儿子多收几个炉鼎,到时一起飞升上去,这一股势力岂能是别人说灭就
灭的,儿子的道是自创的,她的道也是,以后的成就绝对不是普通飞升者能达到
的。

  「你的想法我也能猜到,不过我劝你最好打消,上界没你想的那幺简单,无
论如何还是给自己留条后路,白离的飞升不是那幺容易的,你心裏应该清楚。」

  艳心直接点出了自己女儿的担心。

  艳剑听到这话也是露出一丝无奈,「是了,这也是我担心的,不然我也不会
去圣医阁跑一趟。杀神那的事我会处置妥当的,如今的大陆不能乱,杀神死了,
新出的天人境必须是暗星帝国的人,不然打破了平衡,会影响到离儿的发展。还
有,左半府的路子我还猜不透,娘亲在外多多打探一下吧,总觉得他们的心思不
简单。」

  艳心也同意女儿的观点,对着艳剑点点头,「这事我会派人探查的,玉剑阁
如今的动作会被人看的很紧,这种事还是我来做比较好。」

  艳心说到这把魏阳抱在怀裏往远处飞去,「记得照顾好离儿,他是白家未来
的希望,你莫要让娘亲失望。」

  艳剑对着母亲的背影点了点头,抬起头来脸色变的轻松起来,如今她已经明
白了娘亲的打算,看来娘亲还是有野心的,这样也好,以后做起事来总算能放开
手脚了。

  飞升,那只是其中一个选择,最差的选择。

  圣女,你会看到的,我是怎样把你的身子毁灭。

  玉剑阁中柳长老刚刚出来屋门便看到了自己的掌门,一身白色金边长袍,胸
前傲人的双峰比之以前大了至少三分,柳长老以前见过的一直是束胸的掌门,如
今这副样子即便是女人我让她楞了一下,这便是被称为天下第一美乳的女子幺,
即便是以前的她也能配得上这个名号,如今看到了庐山真面目,柳长老望着自己
胸前引以为傲的巨物,竟然升起了一丝自卑。

  艳剑的眉头皱了一下,这是柳长老第一次见到她真实的模样,如今的玉剑阁
除了邪佛以外,柳长老也是第一个见到她美乳的人。

  「你跟我来。」

  艳剑对着楞在面前的柳长老说了一句后直接转身离开。

  身后的柳长老猛然惊醒,刚刚自己如此失态,一向严肃的掌门竟然没有责怪
,听到了艳剑的吩咐,柳长老赶忙低着头跟了过去。

  玉剑阁的后山中,这算是掌门禁地,新来的这一批长老还没人来过这裏,柳
长老算是第一个。

  从她加入玉剑阁的那天起,便知道有两个地方是绝对不能私自进入。

  一个是百把天剑的林子,另一个便是玉剑峰后山的禁地。

  前者剑气肆意,稍有不慎便会命丧当场。

  至于后者,虽无险情,却是各代掌门闭关之地,擅自闯入者还没有一个能活
着出来。

  柳长老来到后山,本以为这裏会有高手驻扎其中,可一路行来除了半山腰有
些内门精英弟子,整个后山顶峰却是一个人影也没看到。

  柳长老的心有些悬了起来,莫不是掌门对她有什幺想法,想找个掩人耳目的
地方干掉她。

  不过瞬间她又被自己的想法弄的有些想笑,堂堂天人若要杀自己,还有必要
这幺慎重起见幺,自己也太过于高看自己了。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密室,象征着无上威严的掌门雕像让柳长老心底升起一丝
臣服,雕像后面的不远处便是密室的入口,这地方柳长老是第一次来过,原本想
从一旁绕过雕像,可看到前面的掌门直接从雕像胯下鉆过,心中不免觉得有些诧
异,虽然仅仅是雕像,可鉆人胯下这也有些不太和谐,更何况掌门还是从自己的
胯下走过。

  「来密室这是唯一的一条路,若是不从这裏走,以你的能力没命活着出去。


  艳剑掌门解释了一句,柳长老赶忙低头应了一声,心中也明白了掌门的一丝
,看来这裏是有阵法的,若是不按规矩走,以自己的实力定然会被阵法轰杀。

  柳长老也就是这一个低头错过了一处绝妙的风景,虽然那雕像外穿长袍内套
长裤,可在这雕像胯下,若是抬头望去,定然会看到那长裤的裆部居然雕刻了一
个圆洞,那丰满的阴唇,肥嫩的蚌肉简直是一览无遗,若是仔细瞧一瞧,甚至还
能看到穴口处以玉石点缀半真半假的淫液。

 牢记此站,不怕找不到x站 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中文字幕乱码免费_中文字幕一本到无线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