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四【下】 -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四【下】


第六章

  「小姐。我们到了。」南宫冰雪的侍女南宫棋说道,那声音和自己的主子一样的冰冷。

  南宫冰雪和童云月一块下车,「冰雪,你来了。」何向晚微笑的迎接她们进屋。

  南宫冰雪进屋后,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阵容,纪青然和慕容听雨正在和一群她不熟悉的女子聊天,她

们有说有笑,非常的合拍。

  就在她们进屋没有多久时,何向晚身边的侍女小云慌忙的进入,急切的叫喊,「小……小姐,不…

  …不好了,姑……姑爷他……回来了,还带了……带了个……」

  「小云,你什幺话呀!一次性说清楚不行,把我们吓死了,相公带了个什幺,让你们这幺的慌张。」

  常弄欢从小云进入后说出我开始,就将心提了出来。

  「小姐,姑爷带了个……」在小云还没有说出来的时候,我开口了,「带了个绝色美女回来了。」

  我抱着睡着了的上官芯进入紫轩阁。

  「相公,你回来了,啊!好美……」舒儿最先跑到我的身边,但看到我身上的上官芯的时候,惊叫

出声了。

  所有的美女都将实现放到我的怀中,「没有错,芯儿的确是个人间极品,大爷我都听你们的话,不

去碰任何女人,就算非常的喜欢也不行。」我自夸的说道,却引来了众女的白眼。

  「好了,舒儿相公要去京城一趟,你帮大爷我看好芯儿,她发烧烧坏脑子了,我得查找一些医书看

可不可以医好她。」我微笑的对她说道。

  「相公,你不用去京城,人家给你收拾衣物的时候,要德福将你喜欢的医书全部都带了过来,你可

以去书房去查看吧!」舒儿乖巧的说道。

  「你真是个宝贝,相公将芯儿医治好,让她当面谢你,她好聪明的,什幺东西她一学就会,你教和

鸣凤叫她弹琴吧!女人会的东西大爷我不好教。」我一边将上官芯放在长条的靠椅上,一边说道。

  「相公要很长时间幺!那让弄欢帮相公吧!或许会快一点。」何向晚发觉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以

前我一定会看南宫冰雪她们不认识的人的,可今天我没有。

  「也好,弄欢和我一块研究吧!相公发觉芯儿的病,不止发烧如此的简单。」我示意常弄欢和我一

块去研究。

  常弄欢来到我的身边和我一块出门,「对了,你们如果有不懂的事情,问那个像女人的男人好了,

他会解释的非常的详细的。」我出门的时候说道。

  众女的目光都转向了正在给小美解释某些事情的玉玄子,「不要如此的看我,我告诉你们就可以了,

不过你们听了,千万不要着急就可以了,老大这次惹了个不该惹的人,确切的说,她调戏良家妇女。」

  玉玄子无奈的说道。

  话说,我来到建昌府的微霞山庄的时候,就发觉这里的风景非常的美丽,这里「小桥流水人家」。

  民居临河而建,「家家门前泊舟航」,形成一条蜿蜒水巷。水乡中的转船湾,水墙门、水埠头风景

处处,深得水乡灵气。

  每当日落西山,沿河渔舟唱晚,牧童归歌;街里夕阳残照,炊烟袅袅。沿街望去山墙错落有致,两

座江南典型的三合院,毗临而建。粉墙黛瓦,庭院深深,颇具明清遗韵。两古建砖雕门楼,采绘重重。

  其一正门上书「玉树流芳」。

  边门门额上有「蝉联、鹊起」两词,暗含「蝉联(科甲)、(声名)鹊起」的玄机。

  另一古建的门前,题有「福秉康休、梧桐凤机」,潜藏着无限商机。两古建构成「升官、发财」,

透露着浓重的封建遗风。现在古民居内为杜荣尧书画陈列馆和徐氏书画精品收藏馆,游客们可以慢慢观

览、细细鑒赏。

  小巷古宅对面,有嵊县「小笼包子店」、乌镇「立志书院」、「宋记成衣铺」、兰溪「走马楼」和

金华「老倪酥饼店」。金华酥饼做法简单,选料精良,酥香可口,是各地游客的上佳点心。

  立志书院建于清朝干隆年间,建院祖训为「先立乎其大,有志者竟成」。江浙一带,名人辈出,可

以从该书院窥见古风余韵。

  出厉家巷,东面有横跨两岸的大石拱桥,名为「迎祥桥」。桥墩南北对联:「月色照临迎百福,风

光会合集千祥」:「一线晴光通越水,半帆寒影带吴云」点明该桥地域。

  站立桥上北望,是民居瓦房参差的沿河水巷;往南观看,便函是水域广阔的水陆社戏区了。

  迎面广场上的陆戏台,汲取了乌镇修真观和嵊州大舜庙之精华。整个戏楼设计十分独特,戏楼下呈

双十字形;街巷河道都可通行,美景如画,构思精巧。

  水陆戏楼上,披红扎绿,两侧是后台、化妆间,侧台为乐池。台上锣鼓一响,唢吶声声,戏便开演

了。

  这时,四方看客沓来,轿舆满街,人山人海、观众如潮。每当无戏的时日,广场上又有江湖艺人,

贩夫走卒、挑糖粥担、货郎摊贩、看相算卦等三教九流云集于此。有舞狮耍猴、擡阁高跷、飞叉吞火、

小曲莲湘、十锦戏法等五花八门的营生;庙前茶楼「玉壶春」上,吴侬软语、笑声阵阵;再加上「清音

社」内,苏州评弹皇后筱桃红的「犹抱琵琶半遮面、笙歌在楼音在野」,构成了一幅「浮华世界的百态

图」。

  「老大,这里和苏州都有得一拼了,好繁荣呀!」玉玄子感歎的说道。

  「K ,你说的没有错,的确非常的繁荣,我们还是先找一家客栈住下在说,你没有忘记微霞山庄是

这里的财主吧!这里的酒楼、布匹店,客栈,它几乎都掺了一笔的,我们还是观察几天再说。」我提点

他道。

  「老大,你不是非常喜欢赌钱的吗?你看前面就有一家。」玉玄子故意调侃我。

  「NYYD,你不这话会死人呀!大爷我怀里还抱着个可爱的美女,赶了几天的路,我要休息一下,没

有这个功夫去赌钱。」我朝着吉祥客栈走去。

  玉玄子也闭嘴,不说话了。我和他要了两间清净的客房,就在客栈的后院,环境非常的幽雅。

  「好漂亮,芯芯喜欢这里。」上官芯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这,让我的游心也起来了。

  「芯儿我们休息一天,明天相公陪你出去玩,好不好。」我提议道。

  佳人一听,高兴的点头,玉玄子想要开口反对,在我兇狠的眼光下,他收回了,我也给了他一记算

你识相的眼光后,就和上官芯进房休息。

  翌日,我和上官芯来到了微霞山庄,微霞山庄大都用砖木作建筑材料,周围建有高大的围墙。围墙

内的房屋,一般是三开间或五开间的两层小楼。比较大的住宅有两个、三个或更多个庭院;院中有水池,

堂前屋后种植着花草盆景,各处的梁柱和栏板上雕刻着精美的图案。座座小楼,深深庭院。

  我非常的欣赏这美妙的构造,「老大,你说我们要怎幺办?」玉玄子在我高兴的时候,剎风景的说

道。

  「K ,你不说话会死人,这幺好的气氛,你居然和我谈这个,好,大爷我就让你做侦察兵,你给我

好好的监视,那个王军几天,每天给我汇报,我再定夺。」说完我就和上官芯离开。

  「老大,你不要如此的残忍好不好,为什幺要我监视那个人,直接让官府提问王军不好幺!」玉玄

子哀求的说道。

  「NYYD,大爷我不想打草惊蛇,所以你必须给我监视几天,我会犒赏你的放心。」我对他邪气的一

笑,算计的目光在眼中闪过。

  玉玄子没有说话的认可我的话,乖乖的接受了这个任务。

  我和上官芯走在满是人群的街道上,佳人什幺都好奇,我也依着她让她自己选喜欢的东西,走道赌

坊的门口时,我心动了。

  上官芯看到我的样子,微笑的说道,「相公,进去玩完,芯芯陪你。」

  我不由的歎息佳人和我的心灵相通,不知道她的病好了,会不会也如此的喜欢我,这是我现在思考

的问题。

  在上官芯的催促下,我非常高兴的进入赌坊,当我们进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看着我们,在他们眼

中就像两个怪物进入了一样。

  「看什幺看,来这里的人一定要规定是谁幺?」我的话让所有的人都收回眼光,继续赌了起来,他

们都非常的忙,忙着下注。

  「买好离手!」庄家吆喝着,我来到一个‘大小’的桌子前面,这里在玩骰子。「好大爷我就赌这

个。」我抱着上官芯坐下说道。

  所有的赌客都在看不时的看我怀中的美女,可是上官芯没有将他们放在心上,她搂着我的脖子亲我

好几下,我听到有很多人的抽气的声音。

  庄家开始要骰缸,他非常的有技巧,三上三下,虽然的慢,可是非常的有规律,可以摇出大来的。

  我毫不犹豫的拿出银票就压在大上,庄家讶异的看着了我一眼,我没有理会他,和逗着上官芯玩着。

  在赌徒的催促下,庄家揭开了骰缸,四、五、六大,庄家无奈的说道,他就是不相信,这个小镇上

会有高手,他这次调快了速度,我也不理会他的压在了小,结果又是我赢。

  周围的人都围了上来,人越来越多,我还是在赢,庄家都换了好几个,就连老板都上了,就是等不

到王军的人,赌坊也是微霞山庄的产业,出了这大的事他怎幺可以不来。

  老板都不敢再赌下去了,他决定请示一下后台老板,微霞山庄的庄主,可奇怪的是他不是直接去找

王军,而是去找护法。

  听到赌坊的来报,一个冰冷程度和南宫冰雪不相上下的女子,给身边的护法高远打了个手势,那个

护法就和赌坊的老板一起离开。

第七章

  那个女人不是别人,天蚕门门主夜无暇,江湖上白黑两道都非常忌讳的女子,所有的人只知道她是

天蚕门门主收养的女儿,对于武学有极高的悟力,就连当年的夜门主都到了四处搜刮武学典籍来个她练

习的地步,正因为如此,才成就了她的地位,江湖上闻之丧胆的女剎星。

  她的容貌没有人见过,见过的人都死了,她和神女宫的少宫主一样用面纱遮脸,从她听到来人的报

告后,就觉得奇怪,什幺时候江湖上出现了个会赌的高手。

  当天蚕门的护法高远进入赌坊后,见到我和怀中的绝色小说的时候大为惊讶,居然有人来报告后就

觉得奇怪,居然有人赌钱都带着女人的,这是个什幺人。

  「这位公子,我是微霞山庄的主管,这个赌坊是微霞山庄的产业,公子你的赌术非常的厉害,如果

公子不介意我们交个朋友,请公子吃一顿饭。」高远微笑的对我说。

  「好呀!大爷我今天也赌的够本了,我只要自己的本金,其余的大爷我原数奉还,微霞山庄是个有

头有脸的人物,我给你们庄主面子,今天就到这里。」我满意的邪笑。

  高远见到我还非常的友善,微笑的打了个请的手势,「那就请公子移嫁到醉香居,那里有上好的美

食等着公子。」

  我抱起上官芯,收好赌坊老板给我的银票,和高远一块出了赌坊。

  在我们吃饭的时候,高远调查道:「听公子的声音是京城人士,不知公子祖上是做什幺的。」

  「哦!大爷我祖上是做官的。」我老实的回答,不过是做管理天下百姓的皇上,我没有将下居话说

完,让他自己去猜。

  「那公子高姓大名,我叫高远是微霞山庄的管事,还请公子告之。」我微笑的看着他,看来他进入

主题了,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好大爷我蒙你一下。

  「我叫天星,我的爷爷是纪昀是内阁大学士。」纪老头的确是我的爷爷了,他的孙女都是我的女人

了。

  高远听说过纪昀的名声,高兴的记下了我的答复,以便回家答复主人。见到他的思索我邪气的微笑,

想不到这个人如此的好骗。

  看到上官芯不住的在吃虾肉串棒,我也不由再给她点了一盘。高远却坐不住了,他微笑的起身说道,

「天星老弟,山庄有事还需要我处理,我先离开。」

  我知道他要去汇报,微笑的目送他离开,陪上官芯将这顿饭吃完。

  「相公,芯芯要喝。」上官芯吃完就说道,「好了,相公陪你去前面的茶馆喝茶。」我将她抱起,

向前面的茶馆走去。

  一路上,我和上官芯有说有笑,样路人都眼红。

  直到黄昏将至的时候我们才回客栈,还没有进门就听到玉玄子的喊叫声,「老大,你让我好等,居

然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和佳人游玩,我却要守在那个地方,我好命苦呀!」

  「K ,NND ,把你这个超级大灯泡带在身边,大爷我又不是犯贱,你是否该汇报一下今天的情况。」

  我将茶杯递给上官芯后说道。

  「什幺事情都没有,那个人就像一个低等的僕人一样,什幺事情都要做,可是就不管微霞山庄所有

的产业。」他将自己的疑点提出。

  我啜了一口茶,邪气的说道:「如果大爷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人应该就和王婆婆一样,是某个人插

入微霞山庄的内奸,看来,微霞山庄也应该是江湖上的人物才对,而且应该非常的有名,要不然,那个

幕后的主谋怎幺会花如此的心机,这次有好戏看了,你在辛苦几天,过几天我在去微霞山庄看看。」

  在客栈我们三人吃饭,老板将玉玄子点好的菜送上来后,我又点了两道菜,龙身凤尾虾和太极明虾。

  上官芯见到这两道菜,开心的在我脸上香了好几口,惹得在一旁的玉玄子嫉妒的要死。

  「老大,请你顾及一下孤家寡人的感受好不好。」他抗议的说道。

  「K ,NND ,好了,大爷我顾及你的感受好了,你赶快吃,吃完了大爷我有话告诉你,赶快吃。」

  我给上官芯拨着虾说道。

  玉玄子知道是不好的事情,他连忙在我改变的主意的时候,迅速的吃饭。

  当他吃完后,就看着我,等着我宣布有关他的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我和芯儿在茶馆听到了有关

京城德庄的孔田和你的某些事情,特意来告诉你。」我一边吃着爱心餐一边说道。

  「老大,你说什幺,我和孔田的什幺事情,我已经取了小美了,京城怎幺还有谣言。」玉玄子抗议

的说道。

  「大爷我知道,可是你知道幺!你那个喜欢男人的老兄,取了一个男人做德庄的女主人,谣言说那

个男人和你长的有几分像,所以京城的人都认为他是情伤才这幺做的。」我吃完了后说道。

  「他……他居然,我杀了那个混蛋,他居然如此的侮辱我。」玉玄子的眼光中透露出杀气。

  「K ,你居然有如此龌龊的想法,大爷我给你一个非常好的建议,继续取几个老婆,那幺京城的人

就会有更新的谣言了,就是你变的好色了。」我邪气的嘲笑着他。

  「老大,你还取笑我,你知道小美的性格,她不杀了我才怪。」玉玄子歎息的说道,看来他是怕老

婆的人。

  「真是没用,你最好给小美解释清楚,还有一年之内去最好生个儿子,那就没有问题了,这是大爷

我最好的建议。」我将上官芯抱了起来,準备回房。

  「老大,这是你第一次说人话,我真是谢谢你的提点。」他感激的眼光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十恶不赦

的坏人。

  「K ,NYYD,大爷我非常的像坏人吗?你给我好好的监视好王军就可以了。」我离开让他一个人独

自的思考一会。

  在另一边的高远从汇报给夜无暇的所有的事情后,夜无暇第一个反映是高远被我骗了,她的眉头一

挑,「高远,你被人骗了,纪青然是家中的独女,她没有兄弟姐妹。」

  高远非常害怕的不敢出声,「好了,你也不知道这些事情,反正山庄没有任何的损失,那就算了。」

  夜无暇不带表情的说完后,就离开大厅回到她的别院。

  时间在流失,我整天都在教上官芯学习琴棋书画,让我惊讶的是她居然一点就会,在晚上我给她把

过脉,她的脉象非常的奇怪,让我不知道如何才可以将她医好。

  就在我教佳人画画的时候,玉玄子闯入我的房间,「老大,你要的东西出现了,王军和人联系了,

他今天到了茶楼,茶楼的老板给了他一个字条,后来我打听才知道,是一个客人点名要给他的,那老板

不知道里面的内容,不过老板从那人出手大方就可以猜出不是什幺好事。」

  见到他带给我如此好的消息,我没有责怪他,「那好,你今天给我看好芯儿,不要让她出事了,要

不然大爷我不放过你。」我传音给他,着件事不可以让佳人知道,如果她要跟着去就不好了。

  「老大,你的女人不喜欢我,她会哭的,那时你不杀了我才怪。」玉玄子哀求道。

  「如果她是睡醒了哭泣,你放心大爷我绝对不会生气的,你只要像保护舒儿她们一样,保护好芯儿

就可以了。」我满意的说道。

  玉玄子无奈的点头答应,他也识趣的出去了,我继续教上官芯画画,她也专心的听着。

  夜幕将近,我陪着佳人吃完饭,洗完澡后就将佳人抱在怀中哄她睡觉。见到上官芯渐渐进入梦乡,

我也放心的起身下床。

  「老大,你该出发了,你一定要答应如果她哭起来不是我的错,你可不要对我发火。」玉玄子再三

强调着。

  「K ,大爷我什幺时候说话不算话了,你就放心的保护好芯儿就可以了。」我施展着‘神形魅影'

离开。

  第八章

  夜黑风高,随着一阵淩空的脚步声,我已经进入到微霞山庄的地面了,我按照前几天玉玄子给我看

的地图中的印象,趁着月光摸进了地图所画的别院,让我非常好奇的是,这里居然有与诸葛武侯类似的

’梅花桩阵‘。

  此阵全由腊梅花构成,八卦梅花阵结合诸葛亮八卦阵的特点,用1 万枝高度在1 米到2.5 米的腊梅

布阵。整个花阵正式出入口均只有一个,这里的九宫八卦阵意图设计中心是个池塘,该塘半边有水,半

边为旱地,水绿土白,显得阴阳交错。在旱地的一侧还有一眼古井,恰如阴阳鱼的眼睛。

  在池的四周,有八条主巷道呈放射状向四面辐射,将梅花分成八块,其间另有横巷支巷等交相贯通,

巷道的外侧,即梅花树的边缘,是八座小梅花阵,将别院外高内低地围在中间。

  这里池为八卦阵的中心即「中宫」,另有10多个梅花桩均匀地分布在各处,组成「坎宫、离宫、

震宫、兑宫、艮宫、巽宫、坤宫、干宫」八宫,与中宫合之恰好为九宫。

  八宫分别代表蛇鸟龙虎和天地风云阵,便得这个阵势成为一个罕见的「八卦阵」。

  「NND ,有没有高错,一个管家的院子不用如此的精细吧!」我心中暗想着,还好大爷我对阵势非

常的精通,不然就进不去了。

  我闯过阵势后,便走向一个精致的阁楼,阁楼的构造一般称为「角脚楼」,它的优点是空间变化丰

富,装饰精细,立面轮廓舒展优美。

  我施展轻功登上了阁楼,没有想到还是惊动了阁楼中的主人,「什幺人,这幺大胆居然闯入微霞山

庄。」一个冰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传出。

  「K ,怎幺搞的,居然是女人,那个不男不女的怎幺搞的。」我不由吃了一惊,不是管家的房子吗?

  怎幺会进入一个女人的房间了。

  此事说来,就只能怪玉玄子解释不清楚,他买地图,让微霞山庄的僕人以为他要追求他们庄主,给

他的是庄主的地图,所以我听到女人的声音一点也不奇怪。

  我不敢出声了,连心跳都强行减速一半跳动,房间内的女子已经在听到我上楼时就出来了,现在正

在我面前。

  「这位公子,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可以进入微霞山庄的防御範围,还闯过了我精心布置的阵势,你

的确是天下少有,不过我只希望这件事情发生一次,所以你不应该在这个世上。」一个拥有非常冰冷的

眼神,用纱巾遮着面容的女子,在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手中的剑就已经亮了出来。

  长剑在月光的照射下,非常的强烈刺眼,「K ,大爷我不和女人打架,你最好不要动手。」我的脑

子闪过这个女人不好惹的念头。

  剑光一闪,那女子就向我功来,她使的是少林达摩剑,非常的精妙,第一式「搅海势」,长剑自左

而右划出一个大弧,平平地向我的左手挥去!我不由急切的躲闪。

  随之而来的,第二式,「开天势」那女子回身拧腰,右手虚抱成圆,长剑中宫直进,刺向我的胸口!

  我急忙闪躲,她的第三式又向我公了过来,她双腿半屈半蹲,一式「龙吞势」,剑尖划出无数圆圈,

狂风骤起,笼罩天地!我边躲边喊叫,「NYYD,大爷我都说了不和你打了,你居然毫不手软的对大爷我

左右开工,好!大爷我今天也破例和你玩。」我没有闪躲了,直接就迎上了她的攻击。

  她是了一招非常微妙的剑法,长剑从上至下猛劈,剑锋直出,挟爆裂之声骤然斩向我的右腿!我向

左一闪,她就向前跃上一步,左手剑诀,右手长剑使出一式「破雾势」直刺你的右耳!剑光的斜影随着

她手中长剑沈滞无比,缓缓挥剑撞向你的左手!

  我分不清楚她到底要功哪,直觉告诉要闪躲开来,我施展着’神形魅影‘躲开了,分光剑术,这个

女人好厉害,居然将听雨的分光刀法使用在剑法上,这是最厉害的一招,她摆明了要杀我。

  「K ,大爷我忍了你很旧了,连听雨的分光刀法你都改来攻击我,让大爷我手下留情,没门。」我

一说完便伸手抓住了那女子的手。

  那女子从听到我提到听雨的名字时就分了一下神,现在我握着她的手,更是让她心惊,对于一个从

不接触男人的女子来说,我的行为已经是对她名节的侮辱。

  「你……给我放手,我不杀你誓不为人。」那女子眼中的杀气更加强烈,让我看了都心惊。

  「哇!你的杀气好重,那更加不可以握剑。」我话一说完,就从她的手中夺过了她的宝剑。

  可是我的手还将她的手包裹着,这女子虽然美丑不知,但是她那雪白柔软的纤细,让我有些捨不得

放手。

  「你好无耻,还不放手。」女子的手被我柔捏着,她的心都在颤动,一种刺激从她的心房闪过之后,

她便皱眉语气更冷的说道。

  「K ,大爷还有牙齿,不信你看。」我当她的面装傻的露出牙齿。

  这位女子早已被我的话,气得满面涨红,「你……」她的话说完一半就气得说不出来了。

  「女人,算你识趣,大爷我还有事情要处理,没有时间和你玩。」我邪气的一笑,在她的手上香了

一下,便施展淩空虚度离开。

  因为就在我见到这冰女人也有羞耻感的时候,我听到了一阵传至树林中树枝磨动的声音。

  「淫贼!看你往哪里逃,我一定不会放过你。」那女子毫不放弃的追赶着我,我也没有理会她是否

追得上,更快的离开。

  「王军,你来晚了,一个微霞山庄的庄主就把你吓成这样,你也太没有本事了,夜无暇也只是一个

后起的新秀,你不用如此的害怕吧!」一个老者的声音从树林中的空地上传出。

  「何护法,你难道不怕夜无暇的风尘剑法吗?她可是将慕容听雨的新月刀法中的分光剑法改变了一

下,成为了现今如此厉害的武功,你连慕容听雨的身都进不了,还说如此的大话。」王军气愤他对自己

的汙辱也出口回击。

  「好了,我是来传达主上的意思的,不是和你吵架的,主上没有耐心了,希望你快点将莫玲珑身上

的玉佩取到手,还有主上希望你尽快的将夜无暇的阵势破解开来,主上希望将夜无暇成为他的女人,要

知道天蚕门可是个不可多得的力量。」那个何护法玩味的说道。

  「姓何的,你开什幺玩笑,主上都……,你也知道夜无暇的后院任何人都没有闯入过,你……」王

军开始觉得不应该洩露许多,所以连忙转口的说道。

  「王军,这是主上的意思,我们是不可以违背的,听说那个好色的恭亲王也来大这里了,你将他引

入你们门主的’梅花桩阵‘阵势,如果他看上你们家的门主更好,让夜无暇对满清有仇,对主上的称帝

的梦想可以实现了。」何护法提示的说道。

  「K ,居然打到大爷我头上了,等等那个阵势好象是’梅花桩阵‘,那个冷冰冰的女人不会是……

  糟了,大爷我惹上麻烦了,那个江湖上谁都不敢惹的女剎星,我的心都不由的冒冷汗。

  在王军还没有提疑问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女子声音已经插了进来。「好精细的阴谋,居然会打到天

蚕门来了,你们当天蚕门的人都死光了吗?」

  我听到两个大男人抽气的声音,「没用的东西,大爷我都没有像你们吓成这样。」我在那看着即将

上演的好戏。

  「门……门主,你……你不是已……已经……」

  「已经睡着了对吗?你以为我是白癡吗?」夜无暇在王军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已经接口道。

  夜无暇环视二人后,嘲笑道:「何明可,你也会做别人的走狗吗?想不到崆峒派的掌门人也会如此,

还将主意打到我的头上,你们当真活的不耐烦了。」话一说完,长剑就指向了他们。

  「夜无暇,如果你知道我家的主上是谁,你一定会后悔动手的。」何明可一边抵抗,一边说道。

  「哼!就算是九天魔宫的人,我也不会放在眼里的,还怕你们家的主上吗?」她的剑已经扫向王军,

王军应声而倒,一剑封喉,好厉害的剑法,又快有狠。

  何明可如何都是一派掌门,夜无暇在他后边向他的左臂扫去,他急忙提剑挡下,却不知道自己的空

门显露了出来,夜无暇毫无表情的轻功一闪,在他还没有来急抵挡的时候,已经从将剑刺入了他的前胸。

  「夜……夜无暇,我们主上,一定不会……不会放过你的。」何明可话一说完便断气了。

  「哼,我不知道杀了多少的人,如果人人都像你一样死前诅咒我,我就怕了的话,我就不是夜无暇

了。」夜无暇说笑道,那笑声好冷,冰冷的如阎王的使者,我都惊呆了,好有性格的女子,可是她好象

坏了大爷我的好事。

  「你可以出来了,难道还要我请你出来幺!」夜无暇的声音比以前还要冰冷。

  「K ,你居然坏了大爷我的好事,女人,你杀人前不会先问幕后的主谋是谁呀!大爷我还有事情要

调查。」我火大的从树上下来。

  「堂堂好色如命的恭亲王居然也会出门办事,而且还是江湖上的事,看来老天开眼了。」她冰冷的

声音外带嘲笑,让我火大。

  「NYYD,大爷我难道就不能吃饱了没事做,管一些闲事不行。」我没好气的说道,这个女人的确厉

害,居然从一句对话中就可以知道我是谁。

  「我好奇的是,一个好色之徒,为何武功如此的好,按道理现在王爷你应该在妓院的温柔乡才对。」

  夜无暇继续嘲笑着,却不知道她引发的战火。

  「武功好是天生的,大爷我也没有办法改变,大爷我不去妓院的原因是因为妓院没有好的货色,以

为微霞山庄庄主的女儿一定不错,没有想到微霞山庄是个女庄主而且没人见过,所以今天就来看看,没

想到的是居然是天蚕门的门主,而且还是个不敢用真面目见人的女人。」我见到她眼光更加的冰冷,心

中爽极了,战火更加的激烈了。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一【上】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一【下】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二【上】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二【下】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三【上】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三【下】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四【上】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四【下】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五【上】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五【下】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六【上】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六【下】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七【上】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七【下】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八【上】


(非原创)採花大帝——卷八【下】

 牢记此站,不怕找不到x站 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中文字幕乱码免费_中文字幕一本到无线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